舆情解析

【热点分析】“菅义伟首相”诞生……内阁人事抢先预测
发布时间:2020-09-05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現代ビジネス

原文作者:松冈久藏

译者:闫迎弟

校译:曹珺红

 

8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健康原因宣布辞职,新首相的角逐终于吹响了号角。本文将大胆预测首相最有力候选人——官房长官菅义伟的政权构想,以及内阁成员的人事变动。笔者结合对永田町和霞关的相关人士、相关媒体人士的采访,以及相应的依据进行说明。

一开始“菅义伟就是种子选手”

可以说,下届首相第一候选人在安倍首相宣布辞职之前,实际上就已经确定是官房长官菅义伟了。或者说,就目前自民党的政治家阵容来看,除了菅义伟,没有其他能担任首相的人选。据推测,菅义伟将于九月一日正式宣布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这也正好证明了“菅首相”是自民党内已经确定的人选。

实际上,除了菅义伟之外,还有两位“后安倍时代”候选人。他们分别是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

但是,79岁的麻生太郎年事已高,难以再参选。他已经表明不竞选自民党总裁,而且可能会在安倍政权结束后很快退出政界。此外,一直被称为“最有力候选人”的岸田文雄,也因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放补助金等事件引发一系列骚动,其作为政调会长的威望严重受损,实际上已经被淘汰出局了。

此外,岸田文雄在828日安倍首相宣布辞职的当天前往新泻出差,这也暴露了他缺乏政治敏感性。“尽管上午有记者提醒他‘今天去出差恐怕不太合适吧’,但他还是强行‘按原计划’离开了”(某全国性新闻报社政治部记者)。如此一来,他自然是惨淡收场了。虽然当晚他匆匆忙忙折返东京,但“他与安倍首相之间的差距已显而易见”(同)。

 

 

虽然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在国民中拥有很高的人气,但由于他在自民党内部的基础太薄弱,所以关于石破茂接近首相宝座的说法并不可靠。另外,还有人指出石破茂“无论什么事情都想自己解决,不把工作交给部下”(自民党资深议员),这种性格不适合担任领导。同时,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极有可能不实施党员投票环节,这对他也是一个不利的因素。

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也已81岁高龄,和麻生太郎一样,难以想象他能承受首相这个繁重的工作。最重要的是,二阶俊博自己也认为能最大限度发挥他广泛的人际关系和政治敏感性的干事长一职,才是自己的天职。“不管首相是谁,二阶俊博都会站在能给予自己最大肯定的那一方。现在的那个人就是安倍首相。无论将来谁当首相,二阶俊博的地位都不会改变”(同)。

总之,首相不仅要在国民中有知名度和人气,还必须要有能让党内人士信服、把控全局的能力和业绩。如今,从拥有自民党这个封闭式团体中的政治力量和人际关系、与联合执政党公明党的深厚情谊、掌控霞关的协调力和统率力等各个方面看来,担任官房长官长达7年半的菅义伟的实力是岸田文雄和石破茂无法相比的。

 

沿袭安倍政权的路线

那么,如果菅义伟当选首相的话,将会是怎样的政治局面呢?

菅义伟不是理念先行型政治家,而是实干型政治家。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不打算成为政治家”。因此可以想象,比起树立新的国家形象,菅义伟更倾向于继承安倍政权的路线,进一步推进放松管制、部门改革等社会效率化路线

到目前为止,作为官房长官的菅义伟一直对所有部门的信息有全面的了解,同时还掌管内阁人事局。该局负责各部门局长级的人事安排。因此,对于各部门都面临着有什么样的问题、为推进政策应向哪些干部下达何种指示等,他也都了如指掌。

 

 

此前,菅义伟主导了农协改革和手机资费下调等被管制产业的改革。若菅义伟当选首相,他将进一步把重点放在推进这种管制改革上,并以此来提高政权的支持率吧。

另外,寡言的菅义伟一般不做过多解释,行事风格较“强硬”,这也可能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在推行“故乡纳税”制度的时候,他就曾把以制度有缺陷为由反对该征税体制的总务省干部降职,强行实施了该制度。如此“铁腕”的事实如果被大肆报道,无疑将引起不少国民的反感。

此外,菅义伟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没有看人的眼光”。

去年,日本前经济产业大臣菅原一秀、前法务大臣河井克行等与菅义伟关系密切的内阁成员接连爆出丑闻。若说负责收集党内外信息的菅义伟事先毫不知情,这似乎不太可能。如果因为“包庇自己人”而放任不管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以这次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为契机,表面上采取“无党派议员学习会”的形式,实际上是菅义伟的支持团体今后有可能形成相应的组织。而且,如果菅义伟就任首相后继续重用“菅集团”的议员,在不久的将来,“自家人”的丑闻终究也会危及其政权的稳定吧。

 

外交门外汉

菅义伟的优点是“慎言笃行”,言行谨慎小心,以实际业绩为重。反过来说,他也因此缺少魅力,容易在对国民的吸引力和解释力上显出不足。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外交领域。

抛开实质性成就不谈,安倍首相还能有效地展现他在外交事务上的“存在感”,如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关系深厚、今年年初远赴伊朗等。

但是,菅义伟却完完全全是外交的门外汉。去年5月菅义伟访问美国的时候,虽然有传闻说“这是他作为下任首相的外交首秀”,但是访问的具体成果和内容完全没有公开,令人不由得质疑他到底去做什么了。

菅义伟也知道自己的英语很烂。在很多情况下,与外国首脑恳谈和“闲谈”中需要首相随机应变,巧妙进行反击。因此,“寡言认真的大叔”形象在日本也许会受到好评,但从外国人的立场看恐怕只会让人失望吧。

 

 

恐怕菅义伟会把外交工作交给部下来做吧。说起来,在外交方面,菅义伟想解决的问题只有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菅义伟就是和安倍首相在朝鲜绑架问题上意见一致,才拉进了他与安倍首相的距离。基于此,让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维持与特朗普总统卸任后的美国的关系、让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维持与中国的关系,菅义伟可能会采取这样的策略,这也是合理的。关于这一点,稍后将详细叙述。

 

“河野官房长官”诞生?

接下来预测一下“菅内阁”成员的人事变动吧。

首先,如果菅义伟当选首相,最难决定的职位就是官房长官。安倍首相曾说“菅首相没有菅官房长官”,可谓是一语中的。

这个职位的有力候选人应该是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吧。他在永田町的评价很差,“被认为是‘靠着父母的权势’,没有什么人望,也几乎没有年轻追随者”(自民党资深议员) 。但是,他却和同样以神奈川为势力范围的菅义伟走得很近。因为也有菅内阁将短短执政1年左右便结束的预测,所以菅义伟很可能会全力提拔河野太郎。

 

 

岸田文雄虽然也是首相候选人,但他与菅义伟的关系很差。作为首相候选人,他的表现过于低调,但如果是作为官房长官的话,这样或许恰好适合。长期担任官房长官的菅义伟深知“少说废话”是官房长官最必要的素质,所以岸田文雄可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官房长官作为政权的代表,每天代替首相回答记者的提问,因此不能是那种表现过多情绪的人,也不能是那种喜欢哗众取宠的人。岸田文雄是大派系宏池会的领袖,可以认为这有益于政权运营。

如果说对“岸田官房长官”有什么顾虑的话,那应该体现在:在海外日本人被绑架、拘留等紧急情况下,是否可以适当应对这种“赌局”;今后官房长官的记者招待会上的预订提问很可能会减少,他是否可以即兴回答无准备的问题。对于“没有决断力的男人”——岸田文雄来说,这是他最薄弱的地方。

顺便一提,也有传闻称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可能担任官房长官。但自民党内部对他的评价一贯是“过度服务媒体”、“比较容易受攻击”,所以让他担任官房长官存在很大的风险。自民党参议院干事长世耕弘成也作为日本官房长官候选人被提及,不过,在他担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期间的20182月,也就是日美首脑会谈前夕,被怀疑是经产省泄漏了消息,于是他慌忙锁上了经产省内的房间。这是令“他最有名的‘拒媒体于门外’事件。如果没有可靠的安倍首相,他担任这一重要职位恐怕比较困难”(某全国性新闻报社政治部记者)

 

甘利明“复出”担任财务大臣?

其次是重要的内阁成员。麻生太郎留任财务大臣的可能性较大,不过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也有可能接任财务大臣。这是因为加藤胜信出身于财务省,业务方面比较可靠。

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将担任财务大臣。其理由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世界经济遭受毁灭性打击,日本发行“新冠债券”将很快成为现实。

新冠债券,顾名思义,是在当前紧急情况下向经营者提供补助、筹措经济振兴资金的国债。7月,欧盟各国已经决定首次发行联合债券,筹集约7500亿欧元。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结束的时间仍未可知,第二波、第三波疫情一旦爆发,就有必要向国民提出自我约束的要求。餐饮店和旅游业将蒙受特别严重的打击,因此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如果财务大臣是个严遵财政运行规律的人,就无法果断拿出相应举措。甘利明作为经济再生担当大臣,支持“安倍经济学”下的金融缓和政策,因此有可能被选中担任财务大臣。

 

甘利明与重视财政运行规律的财务省观点有所不同,所以就灵活处理财政事务这一点上,他是合适的人选。现任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被称为“财务省的守护神”,如果甘利明财务大臣诞生的话,官邸和财务省之间的冲突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这很可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20161月,甘利明被《周刊文春》曝出涉嫌接受支持者贿赂,之后他辞去了内阁职务。国民中对他未对该事件进行解释表示不满的声音现在依然很强烈。不过,毕竟此前他作为“3AS(安倍晋三、麻生太郎、甘利明、菅义伟)”之一,曾处于权力的中心。现在仍是“参与政府重要项目的实权人物”(自民党议员),在菅义伟政权即将拉开序幕之际进入内阁,也不足为奇。

 

最大的问题是“政权内的人际关系”

其他主要的内阁职位又如何呢? 厚生劳动大臣平时职务范围广泛,更要求有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虽然门槛不是很高,但也不是笨蛋能胜任的职位(自民党内阁前成员)。因此,很多人认为如果官僚出身、有业务能力的加藤胜信不连任的话, 厚生劳动省的顶尖人才、同样也具有厚生劳动大臣经验的众议院议员田村宪久会再次担任此职位。

关于经济产业大臣的人选,经产省出身的西村康稔是最具实力的候选人。经产省是个需要有新思路的部门,对于喜欢自我表现的西村康稔来说,这里应该是个很好的舞台。虽然也有人认为小泉进次郎将出任经济产业大臣,但自民党资深议员表示:“自从小泉进次郎担任日本环境大臣后,就暴露出了其缺乏底蕴,他实在不能胜任经济产业大臣。”不过,毕竟他还是一匹超级黑马。

防卫大臣有可能由岸田文雄担任。如果河野太郎不担任官房长官的话,也有可能由他连任。因为对于河野太郎而言,除了外务大臣以外,只有防卫大臣一职能够运用他所擅长的英语。而且他在自民党的支持层、特别是自卫队拥护者中有很高的人气。不管怎样,考虑到宏池会的力量,岸田文雄以某种形式进入内阁的可能性很大

在目前对人事变动的预测中,普遍认为如果甘利明担任财务大臣,将会产生巨大的冲击,政策也会被积极地推行。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菅义伟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妥善处理甘利明和茂木敏充两人之间的关系。甘利明因《周刊文春》的报道下台之前,曾促成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协定(TPP)的艰难谈判。就在谈判即将结束的时候,茂木敏充出面接手了。由此甘利明认为茂木敏充是“横刀夺爱”。所以需要顾虑到茂木敏充的自我表现癖是否会刺激到甘利明。

以上就是对菅内阁的蓝图描绘。虽然预想终究只是预想,但也不失为一种观点,仅供您参考。


原文链接:https://gendai.ismedia.jp/articles/-/75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