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中国

【域外文情】《今日美国》:曾影响一代亚洲女性 三毛作品在美又迎高光时刻
发布时间:2020-12-16     作者:   分享到:

原文标题:A Generation of Asian Women Grew up Reading Sanmao. Now Shes Having Her Moment in America

新闻来源:USA Today

原文作者:Mary Chao

时间:Dec. 8, 2020

翻译:赵佳,李海伦

校译:李琴

 

新闻背景

三毛,中国台湾著名女作家、旅行家,1976年出版第一部散文集《撒哈拉的故事》,风靡全球华文世界。2016年英国Bloomsbury出版社与该书原出版商皇冠文化集团正式签下《撒哈拉的故事》全球英文版权,并于20191114日出版。皇冠出版社还与日本、荷兰、挪威、意大利、波兰等国家签订授权协议,自此,三毛作品正式踏上欧美大陆。

我长于中国台湾,9岁那年,小姨给了我一本《撒哈拉的故事》。这本书点亮了我整个人生,其作者以她独特大胆的视角,使如我一般的无数亚洲年轻女性能够一瞥传统父权文化之外的生活。她就是中国台湾作家、旅行家三毛。

三毛于199147岁英年早逝,但她在异域的流浪与爱情故事使她成为了亚洲文化偶像。众多读者伴随着三毛的故事长大,故事讲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凭着无畏的热情,跟随着她的西班牙爱人,进入了一个难以想象的世界,充满了惊险刺激和悲欢离合。

1976年首次出版以来,《撒哈拉的故事》一直被中文文学迷们视如珍宝。如今,这部经典散文集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翻译成英语,将这位开拓性的作家介绍给新一代的读者们。

 

《撒哈拉的故事》,三毛著,傅迈克译

 

来自新泽西州米德尔塞克斯县门罗镇的62岁的许露西这样说:“这就是为什么三毛会如此受欢迎。她的生活独特新奇、令人难以置信。没有她,我们无法想象原来还有这样的活法。”

这本书由纽约帕森设计学院的前助理院长傅迈克翻译,他目前正在东京攻读文化研究博士学位。几年前,有人送了他这本书,书中三毛的文字和故事中细腻的情感给他带来巨大的共鸣。如我一般,傅先生也震惊于这本书竟从未被翻译成英语。

他说,“与布卢姆斯伯里(该书的出版商)的合作确实是一个漫长而迂回的过程,但我真的很高兴能够与世界分享三毛的作品。”

傅先生认为,三毛的写作将挑战公众对亚洲女性的看法。当她的故事首次在中国台湾、香港和大陆发表时,她就以第一人称视角传达了一种独立的精神和对流浪的渴望,这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

三毛曾旅居德国和西班牙,期间就读于马德里大学,而后便前往非洲。之后,她又游历中南美洲,为中国台湾的一家报纸撰稿。

正是在沙漠中,三毛看到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望。《撒哈拉的故事》创作于西非(今隶属摩洛哥),当时西班牙的殖民势力已逐渐衰弱,而这本书就是三毛作为一个彻底的异乡客在西非流浪的人生写照。书中涉及各样的情感和主题,但无论淘气自嘲又或沉思忧郁,她的写作总是活泼而又迷人。

三毛本名陈懋平,英文名Echo Chan, 1943年生于中国四川,其笔名源于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卡通人物,意为三根头发。

《撒哈拉的故事》记录了三毛与丈夫荷西·马利安·葛罗在撒哈拉生活的经历。自传将她的中国根源和情感与撒哈拉当地文化联系起来,同时也为读者描绘了沙漠的壮阔与绮丽。

三毛曾在一篇令人回味悠长的文章中写道:“那个星期六早晨四点半,我们摸黑上车,牙齿冷得格格打战,仗着艺高胆大路熟,就硬是在黑暗的沙漠里开车。清晨八点多,太阳刚刚上来不久,我们已经到了高崖上。下了车,身后是连绵不断的神秘而又寂静的沙漠,眼前是惊涛裂岸的大海和乱石,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雾,成群的海鸟飞来飞去,偶尔发出一些叫声,更衬出了四周的空寂。”

几十年来,由于其富有感召力的写作风格,三毛的作品一直被认为是东亚文学中的必读作品。许露西在中国广州和南京长大时第一次读到三毛。她回忆说,当时生活窘迫,她只有蜷缩在三毛的文字中逃避现实。

 

许露西,定居于新泽西州门罗镇,在中国接触三毛作品后成为其书迷

 

作为三毛的忠实粉丝,她尤其被三毛对丈夫的爱所感动。

许说道:“她的内心很复杂。她和荷西的爱情故事温暖动人。他们相濡以沫,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56岁的杨西蒙在台湾长大,现定居新泽西的帕西帕尼。他回忆三毛在祖国的知名度时说:“很多年轻人真的很喜欢三毛。她与众不同。”

“三毛有一种明星特质。”杨说道:“她留着乌黑的长发、身着飘逸的波西米亚服饰,过着流浪飘摇的生活。在20世纪70年代国民党戒严统治下的中国台湾,这一切都象征着探索和自由。

1979年,荷西因溺水不幸身亡。12年后,三毛在台湾自杀。两人的英年早逝,使他们夫妻间嬉戏幽默的互动显得尤为迷人且辛酸。

傅迈克说:“作为一名通晓多国语言和文化的多面手,三毛激励了数百万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的女性,激励她们自由生活,探索远方。

他补充道:“尽管已逝去近30年,三毛在华语世界仍拥有巨大的粉丝基础。如果她今天还活着,我想她一定会提醒我们善待彼此,敞开心扉,永葆好奇之心。”

 

傅迈克,翻译三毛作品《撒哈拉的故事》

 

四十年后,我第一次读到了英文版三毛的冒险经历。由于精通中国古典文学,她在书中偶尔会提及汉语读者熟知但英语读者陌生的故事或人物,因此傅先生在保留了大部分文学描写的同时,也用英语对她的想法进行了对等诠释。

我的家人于1976年移民到美国,当时《撒哈拉的故事》在中国台湾首次亮相。到美国后,我继续关注着她,并在上世纪70年代末读了她的第二本书——《雨季不再来》。这本书还是我费了周折在纽约唐人街找到的。三毛当时还不为外人所知晓。

都说人生如戏,我就以独特的美国方式模仿了三毛的早期旅行。我25岁时离开了位于皇后区的中国移民父母家,跟随我当海军的丈夫前往二十九棕榈村海军陆战队空地作战中心赴任。在加利福尼亚州荒凉的莫哈韦沙漠中,我亲身体验到了约书亚树和风滚草点缀下的沙漠的宁静和美丽。

如今我已身为人母,女儿亦是一位年轻勇敢的大一新生。令我激动的是,女儿现在也可以和我一道分享三毛这位无畏女战士的作品了。

 

原文链接:https://www.usatoday.com/story/entertainment/books/2020/12/08/americans-discovering-asian-author-feminist-icon-sanmao/6489265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