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国外资讯】日媒:日本的“大学教授”收入几何?
发布时间:2020-12-14     作者:   分享到:

来源:現代ビジネス

译者:张丹妮

校译:杨晓钟

 

  图片

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日本大学的存在感低迷的情况下,关于日本学术研究的地位和研究人员的待遇的讨论变得激烈起来。但是,大学教师的具体收入却并不一定很清楚。

那么,现在国公立大学的教师能拿到多少工资呢?通过分享笔者的亲身体验,希望大家了解更真实的大学教师的待遇。

大学教师的工资情况

大学教师从学校得到的收入由年薪和津贴构成。年薪由每月的基本工资和相当于津贴的绩效工资构成(也有的大学年薪制中没有津贴,或者将基本工资和岗位津贴分开)。实际上,国公立大学教师的年薪,大概可以从公开的工资标准表推测出来(即便网上没有,要求学校信息公开的话就可以看到)。

 

如果比做一般企业的话,横轴是课长、部长等职位的等级,纵轴是有关工龄和绩效的薪酬等级,如果知道是什么职位等级、什么薪酬等级,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计算出月薪多少。比如在公开刊登此表格的东京大学,如果是4级岗位11级薪级,每月的基本工资就是353,400日元。

另一方面,不同的大学,发放的补贴也千差万别。比如,我之前工作的另一所国立大学,除了抚养补贴和地区补贴,还提供房租便宜的教职工宿舍。但是现在工作的大学这些补贴则全都没有。

有的只是担任入学考试的面试官或者监考老师的津贴,一次大概几千日元到一万日元,基本上每年都是所有老师轮流来,所以每年都不会有很大的变动。参与入学考试的命题工作会有几万日元的津贴,但若考虑到被封闭的时间和责任的重大,补贴的金额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在之前工作的学校,奖金及加薪的速度与研究业绩有关。夏天和冬天的奖加起来基本上是4.5个月的基本工资,如果得到研究业绩获得最高评价的话,奖金中和业绩有关的部分就可以拿到平均水平的两倍左右,加薪的速度也根据研究业绩而有所不同。

然而,我现在所在的大学,大部分教师夏天和冬天的奖金加起来是4.5个月的基本工资(包括所谓的“系主任津贴”等岗位津贴),在我任教七年间,我只有一次在综合评价得了s,那年的奖金相当于5.4个月的基本工资。

但是除此之外,加薪的速度是确定不变的,所以想要大幅地提高待遇的话,就得提升职称(助教→副教授,或者副教授→教授)或调往其他大学。

顺便说一下,大学的退休金体系也有些特殊。从国立大学调到其他国立大学的时候,退休金是按照累计工龄计算的,但是我35岁的时候从国立大学转到了公立大学,所以支付了到那时为止的退休金,转籍后又从0开始累计工龄。也就是说和跳槽到另一个企业一样的情况。

实际上可以拿到多少?

然而,虽然公开了工资调查的表格,但是没有公开职位(教授、副教授等)和级别、任教年数和业绩与薪级具体的对应关系,更没有公开加薪的速度,所以就算有了工资标准表也不知道谁拿到了多少工资。因此,我向大家展示一下笔者自己的实际工资吧。

 

上图是以学校给笔者的工资为纵轴、年份为横轴制作的图表。2019年的年收入是8,873,140日元。2010年笔者被录用为助教,2013年成为副教授,从助教升为副教授之后,我想着工资一定会增加吧,但实际上第一年几乎没有增加。

虽然从助教晋升为副教授,基本工资(包含岗位津贴)增加了,但是另一方面,那时候调动工作岗位也是工资没有增加的原因。一开始没有指导的研究生,第一年也就没有加上指导研究生的绩效。第二年以后,逐渐开始指导研究生,加上了指导研究生的绩效,所以从那之后工资基本稳定增长。

而且因为换了学校,抚养和住房补贴等补贴全都没有了,这也有一定的影响。

我现在的职位,指导一名硕士研究生,无论指导人数多少都是30,000日元左右,再加上指导博士生的话是10,000日元左右,加起来每个月大概有40,000日元的岗位津贴。

大学教授的“副业”不赚钱吗?

其次,在学校之外拿到的报酬又怎么样呢?大学教师的工作给了自己很大的自由,可以自由决定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

笔者工作的大学里的老师可以自己决定的只有“什么时候工作,工作多久”。在哪儿工作,也就是说工作场所是不能自己决定的,比如不去学校想在家工作的话,必须提交“在家出差的申请书”并获得批准。当然,没有日津贴和交通费。

大概是因为最近的大学不能增加工资和津贴,所以对教师的副业比较宽容。只要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或者领取巨额报酬,或者从事太多副业妨碍本职工作,老师申请后就可以从事副业。所以,笔者不论是在以前的学校还是在现在的学校都有副业。

大学老师的副业大多是担任其他学校的外聘教师。但是,外聘教师的报酬是在本单位的学校或企业等拿到足够工资的前提下决定的,所以90分钟的课,大多是一节课10,000日元左右。

考虑到备课时间、课题的评分和反馈的时间、通勤时间等,就算是奉承这也谈不上是高报酬(一般备课和通勤时间是上课时间的2~3倍,换算成实际时薪大约是2,000日元左右)。话虽如此,如果在几个大学里上课,可以体验每个学校学生风格的差异和教务系统的不同,不仅仅只有经济上的好处。

同样,外校博士生的博士论文审查委员,一个人大概几万日元 。但是考虑到要认真阅读100页以上的博士论文,作为该领域的专家进行评论所花费的时间和担负的责任,在经济上并不划算。

但是,受到邀请本身就是一种荣誉,就像过去作为学生的自己得到的一样,从培养同一专业领域的后辈这一观点出发,如果受到邀请的话基本上都会接受这个工作(受他们委托,笔者的指导学生也接受了这种工作)。

另外,也经常有编写专业书籍的工作。特别是在东京的话,经常有出版社委托。但是,专业书籍的版税再贵也只是定价的10%,一本几千日元的专业书籍初版印刷几千本,总计出售2,000~3,000本的话我就很满足了。

比如编写一本2,500日元的书,就算卖了2,000本,能得到500,000日元就很好了。编书花费了500个小时的话,时薪只有1,000日元,在东京都内是最低工资以下的水平。也有教师将此指定为自己教授课程的教科书,让学生购买,每年销售几百本。但是就算每年卖200本到手也就几万日元,如果不是很好的教科书,失去学生的信任的话,弊大于利。

除非写出畅销书,否则通过写书想要大幅增加收入,就只能以此为基础举行研讨会,或者以书为契机从事其他工作。但是,写书的人并不是为了赚版费而写的,大部分是为了整理思绪,或者是因为本来就喜欢写文章。

说到底,可以得到相应报酬的副业,是研讨会的讲师和企业的技术顾问(咨询)。笔者的话,研讨会一次50,000~150,000日元,技术顾问每月100,000日元(临时顾问时薪20,000~40,000日元)。

 这个价钱的高低因人而异,把相同的业务委托给专职研讨会和顾问的个人或企业的话,他们可能会要求更高的价格,所以能够设定“便宜”的价格得益于从大学获得了工资。

不过,有产业性需求的领域(自然语言处理专业的笔者受益于人工智能热)很容易找到这样的副业,但也有很多领域并非如此。而且,学术团体和学校的委托,报酬是规定的金额,一次大概是几千到几万日元,或者没有报酬。

过于不稳定的研究人员的身份

很多人认为大学教师是高收入人群,但是现在成为大学教师必须要有博士学位,所以如果不跳级的话,最少也要到27岁才能找到工作。这期间别说工资,还要交着学费上大学。(也有人揶揄每半年缴纳一次的学费是“负奖金”)

就算自己有这个愿望,也未必所有人都会在大学得到职位,只看成为大学教师的人,是不知道终生收入的期待值的吧。因为笔者在研究生的时候转成了理科,就算在大学之外也有很多待遇很好的工作单位,但是本科期间就读的哲学专业,就算毕业于东京大学也完全是“高学历低收入群体”。

而且,现在的年轻教师从一开始就被录用为正式教师的情况非常少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录用为合同工。明明身份不稳定,但也不一定能填补与民间的收入差距,原本不进入博士课程的学生就在增加,就算取得博士学位也会在民间企业就职,或者就算在大学获得了工作也要跳槽到民间企业,这种被叫做“acadexit”的情况也不断增加。

虽然我不认为应该保证所有的大学教师都有稳定的身份,但是如果把不稳定的身份强加于年轻人的话,希望社会能够给予他们一定经济上的回报。

原文链接:https://gendai.ismedia.jp/articles/-/77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