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国外资讯】服部素之:“被高薪吸引而来到中国”是误解
发布时间:2020-10-13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PRESIDENT Online

译者:殷可

校译:杨晓钟

 

日本研究人员跳槽到中国大学的情况逐渐增多。2015年跳槽到中国复旦大学的服部素之先生表示:“常有人误解我们是被高薪吸引而来到中国的,实际上跳槽到中国大学的研究人员最主要的动机并不是薪水的高低,而是不断恶化的日本大学的研究环境造成的。”

从事理科基础研究的研究人员开始对中国的大学感兴趣

我是在上海的复旦大学研究生命科学的服部素之。因为我妻子是上海人,这也是我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5年前我们搬到上海之后,我就一直在这里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

最近,世界大学排行榜和科技论文质量与数量排行榜中,中国的大学体现了自己的存在感,我也因此受到越来越多的日本媒体就此的釆访。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介绍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目前生活在中国大学里的日本研究者眼中的“中国大学的招聘”。

 

近年来,由于日本国立大学的法人化、研究经费分配的“选择与集中”等原因,日本大学中从事基础研究人员的研究环境不断恶化。与此同时,新闻也在报道世界范围内的日本科学研究的衰退。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在我的研究领域中,在以美国和欧洲各国为中心海外研究环境中寻求发展的年轻人和中坚研究人员逐渐增多。五年之前,理科的基础研究人员的选择中根本没有“中国的大学”这一选项。如果我的妻子不是上海人的话,我也不会调到现在的工作单位。

每年有不到十名基础研究人员来到中国

但是,在我调到上海之后的这三四年里,形势逐渐发生了变化。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绝大多数的“海外日本研究者”和以前一样,会选择美国和欧洲,但年轻人和中坚研究人员中开始选择中国的人在逐渐增多

虽然只是一个大概的印象,但在我的专业即生命科学领域中,每年有3-4个人,物理、天文等其他的基础科学领域每年也有不到10名的年轻、中坚的日本基础科学研究者来到中国担任大学老师。

大约十年前,来到中国的日本理科研究人员,大都是退休后的高级研究人员受到以前自己的学生一一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现为中国大学的教授)的邀请来中国担任短期或者几年客座教授,但是这种模式似乎正在减少。

中国的基础研究水平正在提高

我认为情况发生变化的原因有三一是近年来从国外来看,中国大学的基础研究水平显著提高,二是中国很多大学长期且大量地招聘新教员,三是日本基础研究人员的研究环境进一步恶化。

对于跳槽的研究人员来说,最关心的是在那里能否好好研究的问题。其中最有力的依据就是,那里的人们已经在进行高水平的研究这一事实。足球运动员向高水平的联赛和高水平的球队转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对很多人来说,这和薪水的高低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各统计数据中都可以明显看出,近几年中国的研究水平显著提高。(据NHK报道,美国和中国独占各领域的科学论文引用次数的第一,日本榜上无名。)

著名期刊上的论文数量

在三年内增长了三倍

具体地说,我的专业即生命科学领域,《自然》、《科学》和《细胞》三本杂志俗称为“CNS”,是发表重要论文的顶级期刊。

从中国发表的生命科学领域的论文数量的变化趋势来看,2016年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发表的论文约50篇,而三年后的2019年发表论文约140篇,增长了近三倍。当然,仅从中国发表的CNS论文数量来总结研究水平的变化还为时尚早,但从中能感受到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的变化。

 

此外,在与来中国的其他领域的日本研究人员的交流中,也注意到近年来基础科学领域里中国的存在感似乎也日益增强。

比如说,去年年底到云南大学担任副教授(相当于日本的助理教授,但是没有教授这一上司,是独立的研究人员)的天文学研究人员岛袋隼士博士表示:“近年来天文学领域中电波望远镜(能够观测到普通光学望远镜无法观测到的波长的电磁波)的重要性日益增强。中国正在建设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电波望远镜,被称为500米球面电波望远镜。这也增强了中国在天文领域的存在感。”

此外,日本还未决定参加一个以欧洲为中心的电波望远镜国际联合项目时,即Square Kilometre ArraySKA)计划,中国已经决定出资参加该项目。

由于中国在天文领域这样积极的投资,日本天文学研究人员来到中国的大学担任教员或博士后(取得博士称号后继续科研的研究人员)进行研究的人数正在逐渐增加。

“中国的大学很容易被录用”是误解

关于第二个原因“中国持续的招聘步伐”,2018年中国的大学教员人数约167万人,与2010年相比增长约25%(来自中国产业信息网)。随着少子化的趋势日益明显,但大学升学率却持续上升,在这样的趋势下,所有研究型大学中大学教员的人数都有显著增加。

比如说我就职的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5年我调到这里时教授人数与五年前的2010年相比增加了近五成。除了现有学院增加招聘以外,增设新的大学以及现有大学增设新的研究所以求进一步扩大规模时,将招聘更多的教员。

这样的教员招聘公告大多发布在《自然》或者《科学》等英文科学期刊上,被外国人注意到的机会也增多了。由于如此大规模的招聘和国际期刊的发布,不仅仅是中国人,外国人的申请也在逐渐增加。

然而,从我的学院和其他大学的人事招聘流程来看,基本上不存在“因为是外国人所以更容易被录用”这样的对于外国人的“好事”,规则就是“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够优秀才能被录用”。相反,随着近年来中国研究水平的提高,被录用的研究人员的水平也在提高,也就是说选拔的合格线提高了,并没有因为中国的大学招聘人数在增加所以很容易被录用的情况。

日本的“基础研究”的环境持续恶化

第三,日本研究环境的恶化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由于2004年实施的日本国立大学的法人化,作为国立大学收入关键的经营补助金迄今为止已经减少了2000多亿日元。因此,以“暂停退休教授的补充”等各种方式减少实际上的教员录用(公立33所大学暂停退休教员的补充,新潟大学因人事冻结导致研究会解散)。

这尤其会影响到那些被局限在大学以外的研究所的基础领域的研究人员。实际上,到中国的日本研究人员中,有很多理工领域中的“理科”类研究人员,尤其是天文这样的基础研究领域的研究人员。

新任教授的年收入

约为450万~750万日元

可是,由于近年来繁华的印象,提到中国的大学时就产生了薪资很高的误解。实际上中国大学教员的薪资并不高。导致这种印象论的原因可能是受到10年、20年前的新闻——“从日本退休后的技术人员被中国或者韩国的厂商高薪聘用”的影响。

事实上,在大学里有资历的大学教员年薪在10万元(约150万日元)的也很常见。在我的研究领域里,五年前,大学的研究所给出高薪来录用的新任教授的年薪为3040万元(约450万~600万日元),听说最近变成了3050万元(约450万~750万日元)。考虑到中国的平均年收入和物价,这样的年薪绝不算低。但是与欧美、日本的大学教授的工资水平相比还是很低。

只应聘中国大学的人属于少数派

从日本来到中国的基础研究人员的真实情况并不是像街头巷尾流传的那样被中国的高薪所吸引。日本国立大学法人化之后,日本的基础研究人员的教员招聘持续减少,这一事实成为了推动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大学的应聘的间接因素。实际上,来到中国的日本大学教员表示:“相比于只申请中国大学的人,更多的人同时申请欧美和日本的大学。” 

综上所述,近年来中国的基础研究水平不断提高,大学教员的招聘也保持着相当高的水准。与此同时,日本的基础研究人员的研究环境持续恶化。因此,即使中国的大学教员的待遇并不算优厚,日本的基础研究人员在申请海外的大学寻求研究机会时,中国的大学“也”慢慢地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

必须恢复日本国立大学的

运营补助金

鉴于这样的情况,有人问我:“随着移民到海外的日本研究人员越来越多,日本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对此最有效的对策就是“恢复日本国立大学自法人化以来持续减少的运营补助金”。这也是在日本从事研究的朋友们的呼声。恢复运营补助金会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大学人事的僵化。

应撰写本稿时给予我很多帮助的云南大学的岛袋隼士博士的要求,在此向大家介绍一点:“大多情况下,应聘日本大学时必须邮寄纸质版材料,而其他地区基本上都实现了电子化。这成为了住在海外的日本人,甚至是来自海外的研究人员应聘日本大学时的一个障碍。”

我希望今后不再有这样令人厌恶的事情发生,能够继续提供没有必要减少的信息。也希望本文能够成为日本的大学促进基础科学研究活力的参考。

因此,没必要出什么妙计,现如今只要使用正面进攻的方式——恢复运营补助金,状况就会有相当大的改善。为了在日本从事研究的朋友,也为了日本的基础科学的复苏,我衷心的希望能够如此。

出现对日本研究人员的骚扰

在本文的最后,我个人想说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实。近年来在日本渐渐出现了一些对在华的日本研究人员的毫无根据却言辞凿凿的恶意的揣测。

也从在华的日本研究人员那里听到了更多不安的声音。许多在华的日本研究人员表示自己以向世界公开发表论文为使命,与违法的技术流出和知识产权流出行为无关。如果真的有人涉及违法的技术流出和知识产权流出的话,应连同证据依法对当事人进行处理。毫无根据却言辞凿凿的恶意揣测是非常恶劣的行为。

最近,由于中国的大学和基础科学领域的发展,日本媒体对在华的日本研究人员的采访也增多了。在华的日本研究人员都出于善意,想着能为日本尽一点绵薄之力来提供信息。恶意揣测这样的行为不仅会减少提供的信息,对于日本自身而言也绝不会有好处。

实际上并没有出现“日本的基础研究人员接连被海外的高待遇吸引而跳槽”这样的大规模人才流出的情况。而且,每次去日本都会觉得日本对于绝大多数日本人来说是非常适合居住的。这对日本而言是很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