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观点】一个邪恶的联盟正在玷污博士头衔
发布时间:2020-01-25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德国《每日镜报》

原文作者:乔治·特纳(George Turner)

翻译:刘雪婷、王雅馨

校译:张世胜、柴皓月

 

摘要

《每日镜报》的专栏作家乔治·特纳认为:许多博士候选人过于贪图博士头衔,一些导师们对这些博士论文也并不进行仔细审查,这使得博士学位的授予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学术垃圾。

尽管德国联邦家庭、老人、妇女与青少年事务部(Bundesfamilienministerium)部长弗朗齐丝卡·吉费(Franziska Giffey)的博士论文已被证实剽窃,但其博士学位并未被撤销。不出所料,这立即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

不满就不满吧!在博士论文审核中,各个博士生培养单位对于博士论文的接收标准有所不同。在某一院系获得通过的博士论文在另一院系可能都不够格作为一篇学期论文。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博士头衔被收回的时候。比较一下两位德国联邦部长的博士论文,会发现前教育部长莎万(Schavan)的博士头衔已被取消,而吉费却只受到温和的“申斥”,得以侥幸脱险。也许是因为北威州的规定比首都的顶尖高校还要严格吧。(译者注:莎万的博士学位授予单位杜塞尔多夫大学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而吉费的博士学位授予单位为柏林自由大学。

 

 

图为莎万和她的博士论文

 

引人注目的是,有多少政客已经踏上了仕途,却还要争取博士学位?是什么驱使吉费将自己的职业作为博士论文题目的呢?又是什么促使她的博士生导师认可了这种博士论文题目?

也许是好胜心,也许是虚荣心,驱使这些博士候选人向他人看齐。最不可能的驱动力便是所谓的科学使命,因为这些论文的主题通常并不会促进有关学科的发展。

 

是什么让博士生导师们接受这些论文题目?

但是,是什么迫使导师们给出了这些要求过高的主题?安内特·莎万的剽窃行为没有被导师发现,而是被“抄袭猎手”揭露出来,并且受到了培养单位的处分。她的导师以前是师范大学的教授,后来被调到了综合性大学,难道是这位导师想要在同事面前“露一手”吗?

还有,是什么让弗朗齐丝卡·吉费的导师把她的一篇对工作日常的描述认可为博士论文呢?博士候选人应该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呢?吉费有过一段显赫的教育经历,她毕业于一所专为行政管理工作而设的应用技术大学。这种大学的目标并不是要让毕业生去撰写博士论文。

对导师来说,其根源可能在于,高校出台的激励政策是有偏差的。随着德国古典大学(Ordinarienuniversität)的逐步撤销,所有当上教授的教师都有资格通过博士论文。在资金分配时,数量因素被过分放大:谁带出来的博士生最多?谁手下的在读博士生最多?而学术研究进展并没有被作为衡量标准。

 

关于博士生质量问题总是存在诸多争议。

图片来源:图片联盟/德新社

 

两种驱动不谋而合

就这样,两个利益相关方不谋而合:一方是贪图博士学位的博士候选人,另一方是乐意获得量化成果的教授。这个邪恶联盟给那些有瑕疵的博士生带来了不幸,也给本专业领域带来了学术垃圾。只有那些“导师”毫发无损,继续不知羞耻地干下去。长此以往,学术垃圾会越来越多。

 

背景资料

1.德国前教育部长安内特·莎万(Annette Schavan)在2013年被爆料其在1980年撰写的关于教育学的博士论文,存在大段大段的抄袭现象。莎万的博士学位授予单位——杜塞尔多夫大学——随即也展开调查,对莎万的博士论文进行重新评估,证实其论文存在“大篇幅抄袭”,随后莎万辞去教育部长职位。

2.20192月,德国知名反学术造假平台“VroniPlag Wiki” 质疑联邦家庭、老人、妇女与青少年事务部部长弗朗齐丝卡·吉费(Franziska Giffey)于2010年发表的博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吉费被要求主动辞去部长职位,舆论要求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柏林自由大学——撤销吉费的博士学位。

 

原文地址: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plagiierte-dissertationen-beim-doktor-wirkt-eine-fatale-allianz/25211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