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解读】“后安倍”人选热议不绝,2020政治注定波谲云诡(下)
发布时间:2020-01-24     作者:   分享到:

政策性课题堆积如山

 

 

政策性课题也堆积如山。75岁以上人员负担的医疗费用由现在的10%提升到20%,就这一方案,因厚生劳动省持谨慎态度,所以决定把方案加进《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骨太方针),计划于2021年度以后实施。

在野党有批判说这会增加老年人的负担,但安倍首相执意要解决被搁置的提高老龄人群医疗负担费用的问题。安倍的亲信说“是想为下任首相解决难题”。

大学升学考试中充分发挥英语民间考试成绩的方案遭遇挫折,原定在国语和数学考试中引入论述题的方案也被搁置,需要重新加以讨论。因这一系列问题,文部科学大臣荻生田光一会受到问责。因日本生命保险公司的不法销售导致日本邮政等的上层人士被迫辞职,总务省的监管责任也会受到拷问。不经国会同意向中东海域派遣自卫队军舰的问题同样饱受争议。

 

不断下滑的内阁支持率

 长达7年之久的安倍政权已然破绽百出。在森友学园问题上,学园作为小学用地廉价获取国有土地,而出任小学名誉校长的竟是首相夫人安倍昭惠。因该事件,财务省涉嫌特殊照顾。进而还发生了因篡改公文行径的暴露,导致近畿财务局一名官员自杀的惨痛事件。

在加计学园问题上,由安倍首相的盟友担任理事长的学校法人,利用国家特区战略政策开设兽医学院获批。电视上播放了安倍和该理事长兴致勃勃地打高尔夫球的画面,首相因“偏袒”的嫌疑在国会受到了追究。

每每发生丑闻,安倍首相就反复强调“反省”“防范再发”,但是仅就赏樱会的这种拙劣的操作来看,所谓的“反省”“防范再发”不过只是说说而已。自从201911月赏樱会问题暴露以来,各种舆论调查显示内阁支持率在逐渐下滑。一部分调查显示支持和不支持甚至出现了逆转。安倍首相参加自民党总裁四选的雄心已荡然无存,内阁支持率又在持续下滑,从这两方面来看的话,安倍首相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的行为已经不在政局的范围之内了吧。

 

首相表露对“岸田”之恩的感谢

 

 

首相无法解散众议院,那他今后的出路在哪儿?通常的做法是保证顺利向继任者移交接力棒,尽力维持自己的影响力。如果这样发展的话,那2020年“后安倍”的人选问题势必会提上日程。

安倍首相在19年末的电视节目中,关于接班的候选人问题,提到了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外相茂木敏充、官房长官菅义伟、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岸田文雄在安倍政权期间曾任外相5年之久,给安倍外交以有力的支持。18年总裁大选之际,岸田放弃参选,支持安倍,促成了安倍的三选。据说安倍常向周围人述说自己对岸田之恩的感谢之情。

茂木和加藤两位同属竹下派,都是争派阀领袖的人选。两人在总裁选举中继续支持安倍,茂木历任自民党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经济财政大臣等职务,而加藤则担任过一亿总活跃大臣、自民党总务会长等职务。但是他们两位要想竞选总理、总裁的话,还需提高知名度和扩大党内支持率,所以两人参加下届总裁竞选的可能性都不大。

菅义伟做了7年之久的官房长官,一直扶持着安倍。因公布“令和”新年号,知名度有所提升,也在国会议员中增添了不少的“菅组”成员。但是其两名亲信议员菅原一秀和河井克行都因涉嫌政治和金钱问题,被迫辞去了经济产业大臣和法务大臣的职位,所以菅义伟备受攻击。

 

为了阻止石破茂的东山再起

 

 

值得关注的是,在安倍提到的4位接班候选人里没有前任干事长石破茂。由此可以窥见安倍的“用心”。

石破茂曾参加20122018年的自民党总裁竞选,与安倍的争锋不相上下。败给安倍后,历任干事长、地方创生大臣等职务,在修宪问题上一直对安倍政权持批评态度。“唯独不想把政权交给石破茂”,这一点不单单是安倍,也是副总理兼财务大臣的麻生太郎、官房长官菅义伟等安倍政权关键人物们的一致想法。

但是,总裁任期届满,要是多达100多万的自民党党员都参加选举的话,人气颇高的石破茂肯定占优势。如果岸田文雄、菅义伟两人与石破茂同时竞选总裁,“石破茂应该会赢得大多数党员的投票,即使不能胜出,也会赢得存在感,得到在新政权里担任干事长等重要职位的待遇。在安倍政权的后期,石破茂倍受压制,这回是要枯木逢春了”(岸田派的干部),此种看法在自民党内部得到广泛认可。

 要想阻止石破茂的东山再起,就只能采取任期内进行总裁大选的方式,来规避党员投票。20年夏季要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大选会在奥运会结束后的秋天还是年末,抑或是21年的年初来着手实施呢?

20年年初开始,就安倍首相的卸任和自民党总裁大选的时机问题,将会展开情报大战。

要是通过自民党总裁大选选出新总裁、首相的话,那在野党一方(预测会由旧民主党势力中的立宪民主、国民民主两党的大多数合并集结成新势力)就会要求“问信于民”,新政权很可能会趁人气旺盛之际,打出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的牌。官房长官菅义伟大概已经预计到今后的发展态势了吧,19年末,他向周围的人放出话说“明年的关键是政局”。

 

经济景气受挫,政权逆风而行

经济景气也会给2020年的政局带来很大影响。1910月消费税的影响,日本国内景气低落,恢复起来尚需时日。一旦为举办奥运会的公共事业等特需中断,经济景气受挫的话,安倍政权就会遭遇更强势的逆风。

一直以来,安倍政权推行放宽金融的安倍经济学,夸耀和美国特朗普政权的密切关系,在参众两院的选举中屡次胜出,但政权走到今天,在外交内政上创新的能量锐减,气力不济,丑闻频出,并因此广受指责。

安倍首相能闯过永田町的政治攻守之战吗?还是力竭而衰?2020年的政治走向,新年伊始就注定会波谲云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