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解读】日本政府首脑“渴望特朗普再次当选”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1-17     作者:   分享到:

来源:东洋经济

译者:张蠡

校译:杨晓钟

 

 

距离2020113日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1年的时间,全世界的关注点开始集中到,是特朗普再次当选连任?还是14位民主党候选人中的一位胜出?大选的结果不仅对美国,也会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全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两党的候选人

共和党眼下有伊利诺伊州选出的众议院议员乔•沃尔什和马萨诸塞州前州长威廉•韦尔得与特朗普角逐候选人,但候选人基本已确定为特朗普。

如果特朗普无缘总统竞选,那最有可能成为候选人的有副总统迈克•彭斯、美国驻联合国前任大使妮基•黑利、众议院前任议长保罗•瑞恩、还有参议院议员米特•罗姆尼。

而民主党的14位候选人中,最有可能获得提名的是前副总统乔•拜登、纽约前任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参议院议员埃米•克洛布彻、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等6人。这是假定新的候选人不参加提名大战,民主党不召开“斡旋”大会情况下的结果。

民主党最有希望的候选人可能要经过23日爱荷华州的党团集会、211日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33日超级星期二之后才能见分晓。但是,民主党的最终候选人结果,到713-16日在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召开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前,都会扑朔迷离,难以明朗。

民主党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能否获胜取决于以下六点:①民主党提名的候选人②民主党向选民传递的信息③特朗普今后所采取的行动④弹劾裁决的结果⑤美国的经济⑥国外的影响。

首先,上述6位民主党候选人可以分为民主党中道派(拜登、布隆伯格、布蒂吉格、克洛布彻)和民主党进步派(桑德斯、沃伦)两派。

民主党中道派担心,如果进步派的桑德斯或沃伦成为该党的提名候选人,那就会重演1972年乔治•麦戈文败给理查德•尼克松,1984年沃尔特•蒙代尔不敌罗纳德•里根的历史,民主党将会输给特朗普。而另一方面,进步派主张只能通过结构性改革来解决阶层分化、贫困、社会权利不平等的问题。

2点关于民主党向选民传递的信息,会因提名的候选人不同而有所不同。拜登的竞选宣言是“美国是理念之国”,“我们正为美国的灵魂而战”。这意味着拜登要回归做前总统奥巴马的副总统的时代。

而桑德斯主张全民医疗保险、绿色新政、全民上大学、确保全民住房、向富裕阶层征税,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将工会会员翻倍等包含职场民主主义的“21世纪经济权利宪章”。

 

弹劾特朗普的影响

 

 

3点选民对特朗普的评价取决于特朗普选举前所采取的行动。为了获得选民的支持,他会出台什么最新政策呢?

是新一轮的减税,还是对农业从业人员的补助?是签订新的贸易协定来增加就业,还是向支持者呼吁限制新移民?是和北朝鲜做“交易”换取一直渴望的诺贝尔和平奖来宣告胜利,还是和伊朗对峙来拉拢美国民众?

 4点弹劾总统的程序对选举的影响不可预测。去年1218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对特朗普弹劾的议案,但是参议院何时会怎样审议都是未知数。其进展过程、最新证据的出现、以及选民的反应不仅会影响总统大选,还会影响到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能否维持半数以上的席位。

5点是关于经济,这一直以来都是特朗普的优势所在。尽管和中国打了贸易战,还遭到部分经济学家诟病会使经济衰退和大幅回落,还有预测说至少会造成经济减速,但从宏观经济数据来看,GDP的增长、失业率、股市行情都持续向好。

虽然阶层之间巨大的财富和收入差距依然存在,贫困地区依旧、薪金的增长率也很低,但现阶段的经济数据有利于特朗普。如果目前局面发生了变化,那就势必会影响选民对总统业绩的评价。

最后一点,国外干预对选举的影响也是左右选举的一个要因。美国政府情报机构给出的结论是,2016年总统大选中,俄罗斯政府的插手有利于特朗普,对希拉里•克林顿不利。

还有一部分记者和学者表示,俄罗斯的插手是特朗普取胜的关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2020年很可能上演美国民众以外(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外)势力再次插手的一幕。美国在多大程度上能阻止这种干预还是个未知数。

 

日本的官员们支持特朗普

 

 

据去年1122-24日由盖洛普和读卖报社所做的舆论调查显示,76%的日本人回答说“特朗普总统2020年再次当选不是件好事”。这是因为特朗普执行极端利己主义的“美国第一”政策,不被同盟国信任和看好。这个调查结果,和在美国其他同盟国所做的舆论调查结果一致。

但是,众多的日本官员们倒是很支持特朗普再次当选。他们认为特朗普并没有像在2016年总统竞选大战中声明的那样,让日美关系恶化。而且,安倍晋三首相在加深和特朗普关系,取得他的信任方面(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金总统也一样),是世界上做的最成功的领导。

因此,安倍首相以能灵活应对特朗普而获得很高的评价,堪比上世纪80年代前期中曾根康弘首相和罗纳德•里根总统,以及本世纪前期的小泉纯一郎首相和乔治•W•布什总统的关系。

为了构建起这种信任关系,安倍首相一方需要相当大的忍耐力,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但是,为此做出的努力(至少在现阶段)也取得了相应的成果。

例如,特朗普对日本出口的铝和钢铁加征关税,而美国由于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造成的损失(特别是降低对美国农产品的关税),通过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的谈判,和日本签订了双边协定,让日本做出让步,恢复了对美国农产品降低关税的举措。特朗普也没有采取强势举动来兑现自己要“严惩日本”的声明。

当然,如果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保障为由,根据1962年通商扩大法232条的条款,对日本出口美国的汽车征税的话,事态就会急转直下。而且据传,特朗普政权要求日本把驻日美军的经费负担提升4倍,由20亿美元涨到80亿美元。

如果这不是美国谈判的第一步,而是他们认真制定的目标的话,那现在的日美安保关系很可能会发生显著变化。但是就现阶段来看,尽管在2016年选举活动期间,特朗普有过威胁性言论,但特朗普执政期间,日美双边关系比起变化,持续性发展的势头更为显著。

据日本官员们所言,安倍首相在和特朗普的关系方面,倾注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比起选出一个和日本基本或完全没有接触的民主党派的总统,还是更期待特朗普再连任4年总统。

 

日本从特朗普外交中所获得的“利益”

20193月,前白宫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到访日本时,给日本财政界的官员们传递了以下信息。

①特朗普202011月肯定会再次当选,所以日本应该优待他②自民党应该更改党章,让安倍首相能第4次当选,再连任3年③这样的话,特朗普和安倍能分别任总统和首相,干到2024年,日美就可以携手遏制中国。

据说班农的这一系列言辞,受到在场听他演讲的众多自民党议员们的狂热鼓掌。

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政策是颇受日本国家领导人的欢迎的。由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只能谋求和其他国家建立友好关系,日本也从中获利匪浅。为了促成20204月习主席正式访日的成功,双方正在积极筹备。

而且,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对安倍首相努力加强和普京总统关系的行为感到不悦。但是由于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保持着友好关系,所以日本能不受美国的抱怨和干涉,开展对俄罗斯的政策。

另外,对安倍首相来说,首当其冲的任务就是要修改宪法,而特朗普总统说过“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哪儿去了”,并逼迫安倍首相加大军费开支,世界上再没有哪位国家领导会像特朗普总统这么支持修改宪法了吧。

美国的总统大选扑朔迷离,这已是天下皆知的事。就像1976年吉米•卡特在竞选的前1年,大部分美国人甚至都没想到他会成为民主党的提名候选人。

1992年比尔•克林顿在大选的前1年,都没有进入民主党最有希望候选人之列。而2008年,奥巴马在竞选的前1年,还处于劣势,与希拉里•克林顿相差15个百分点。还有2016年总统大选的当天,纽约时报预测希拉里•克林顿的当选概率为85%

所以,眼下估计还没有人能对2020113日的选举结果做出有把握的预测。但是,特朗普胜出的概率,可能并没有很多日本国家领导们所设想的那么高。

而且,特朗普总统的再次当选,短期内可能会对日本有利,但要从长远来看,很可能对日本无益。特朗普总统的再次当选会导致美国在亚洲的作用和影响力减小,日本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