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解读】2019综述之3:乌兹别克斯坦总统首访日本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1-10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現代ビジネス

译者:于明慧

校译:杨晓钟

 

 

1217日,米尔济约耶夫成为有中亚之雄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之后,对日本进行了首次访问。这是为了答谢2015年安倍总理对乌的访问,可以说这次访问是历经多年、经多方协调之后,终于得以实现的一次迟到的访问。

但要是问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或许这么问是太不知趣了。但访问本身才是最关键的。正是抱着各种期待才来到了日本,所以在这时不应转移这个可以说是中亚关键国家总统的注意力。

我以前在这个国家做过大使,所以想解析一下乌兹别克斯坦这个国家,以及这次访问的意义,也就是乌方的期待,以及作为日方能做的事情和应该做的事情。

 

关于乌兹别克斯坦

从日本起飞越过新疆的沙漠,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山脉就会浮现在眼前。

 

 

这一带的景色,可以说是在世界上从飞机舷窗看到的景色中最美的地方,越过这一带,就会看到绿色的费尔干纳盆地,前面就是被称为中亚的广阔大地。

 

 

那里是大漠、是广阔的草原,发源于天山、昆仑两大山脉的锡尔达利亚和阿姆达利亚两大河流的中间地带,与其说它是绿洲,不如说是与同样被两条河流包夹着的古代美索布达米亚相匹敌,也是一片广阔而肥沃的农耕地带。

一般人们印象中的中亚指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五国,都是说俄语的俄罗斯文明圈国家。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地区,特别是南半部,早先是波斯帝国的一部分,有着远超俄罗斯的悠久历史。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布哈拉等古都,都曾是波斯帝国的重要都城。

 

 

但是在中世纪以后,中亚的发展开始停滞,终于在19世纪被俄罗斯帝国用武力征服。从那时起俄语就开始被广泛使用,至今在中亚各国的上层,比起使用民族语言,人们更普遍的是用俄语来满足生活和工作的需要。

自从被并入俄罗斯后,伊斯兰教也受到了压制。所以,在中亚的大城市里,不仅看不到戴着头巾的女性,在政府中也有很多女性身处高位。伊斯兰教已经不再是狂热的信仰,而是让生活回归平静的道德准则。

苏联解体后,中亚在1991年获得了独立。 现在的这五个国家就是在那时建立而成的。

 

 

也就是说,在古代这个地区只有贵霜王朝(1~3世纪)、帖木儿帝国(1370~1507)这样的帝国,也可以说是以撒马尔罕为中心的一些城市和国家,所以现在的中亚五国是按照苏联时期所实行的行政区划而独立出来的(虽是有民族的区分,但实际上是交叉融合的)

而中亚五国中,乌兹别克斯坦的人口一家独大,约有3200万人口(但国内生产总值约为500亿美元,远远不及石油丰富的哈萨克斯坦的1600亿美元),其军力和警力也较为完备,也是中亚地区农业(尤其是棉花)产量最高的国家,由于在二战期间前苏联转移的工厂设施,所以拥有着较为雄厚的工业基础。

 

 

以前的老牌企业韩国大宇建造的汽车工厂,现在仍在将轿车出口到俄罗斯等地,日本的五十铃也在撒马尔罕设有小型巴士生产厂。

在乌兹别克斯坦的GDP中,工业与农业几乎占有同等的比重(15%。占比最大是服务业约45%)

那里的人们勤于用自己的双手去劳作,所以乌兹别克斯坦在中亚地区可以说是一个杰出的存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7,000美元,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苏联使其拥有了较为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不像印度的旧市街那样混乱不堪。

 

以日本为平衡翼的卡里莫夫时代

自从1991年独立之后到2016年这期间,该国一直是在卡里莫夫总统的统治之下,致力于让乌兹别克斯坦成为一个独立且能获得国际认可的国家。在这期间,乌兹别克斯坦没有加入俄罗斯、美国、中国等任何一个阵营,而是始终贯彻独立自主的政策。

为此,卡里莫夫总统非常重视日本,将其定位为不被纳入任何一个大国阵营的平衡因素。同时,日本方面也做出了积极回应,在ODA供给额(政府开发援助)方面,一度成为对乌经援位居第一的国家。

 

 

在西方,卡里莫夫总统被认为是独裁者,他通过操纵国内各种利益集团来维持平衡,与此同时在强权统治下建立了自己掌控的官僚机构。(如果不用强权控制的话,就会因为私利私欲而变得无法收拾)

  之前那些制约着撒马尔罕,布哈拉和塔什干等旧城邦的利益集团虽然拥有决定中央政府职位分配的权力,但是卡里莫夫却代替之以技术官僚。米尔济约耶夫总统就是从灌溉农业技术大学毕业的技术专家,比起说他是一位政治家,其实他更像是一名行政人员。

在中亚,与中国和俄罗斯差不多,比较注重权威,即孩子尊敬父亲,下属服从上司。如果过度地盲目尊崇的话,就会阻碍社会的现代化发展,影响社会的发展活力。在这方面,很多的年轻技术官僚具有在西方学习和工作的经验,从而为国家增添了活力。其中,有许多曾留学日本的官员,这对日本来说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米尔济约耶夫就任总统已有三年了。在此期间,他访问了土耳其、俄罗斯、中国、美国和韩国等重要国家。也可能是因为卡里莫夫时代负责乌日关系的相关人士离职的缘故,乌兹别克斯坦似乎已经忘记了日本的存在。但米尔济约耶夫总统为了这次访日带来了一些新老技术专家,还组织召开了多场研讨会。

乌兹别克斯坦目前正处于经济政策和外交的十字路口,我认为乌方是想通过这次访问来亲自感受一下日本的实力(米尔济约耶夫之前未曾访问过日本),以确定未来两国关系的走向。 

从这一点上来说,乌总统的访日对于日本来说也是一次至关重要的访问,日方也应拿出诚意,不要让这个作为中亚关键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失望而归。

 

米尔济约耶夫其人其事

米尔济约耶夫聪明,直率且随和,但对大多数反社会和懒惰的官僚们来说他是一个极为严厉的人。

 

 

我初次见他是他在担任撒马尔罕州长的时候,当时,他被人们称为是一个合理的、不喜欢官僚的形式主义作派的人。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工作人员在州长办公室,会谈过程中也没有什么人作记录。

在当时,始于苏联时代的集体农场走向解体,自营农场运动正在乌全国进行,但是我认为还是转向小麦、棉花栽培等大农经营比较好。当时他居然很干脆地赞成了这一点,表示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但对自己的这一想法,他希望我不要声张,要替他保密。

  所以从中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过分执着于改革和自由的人,虽然基本上属于自由派,但是他深知乌兹别克斯坦的现状是不能一味的为了追求自由而进行改革的。

而且,他不愿急于表明自己的想法,以避免被卡里莫夫总统抛弃,这也体现了他慎重的一面。

 

米尔济约耶夫的改革之路以及其拐点

在过去三年中,米尔济约耶夫一直奉行着追求自由化改革这一受到国内开明派支持的一贯政策。

当初,像水户黄门那样遍访各地,对国内那些心狠手辣的地方首长们或严加斥责,或加以罢免,这对期望改革的人们来说,实现外汇自由化是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一步,这给社会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

但是他没有自己的派别。所以在制定或实施新的政策时,会出现人手不足的状况。并且一些思想观念陈旧的地方官员会阻碍改革的。就在半年前,就有一些官员肆意强行没收公民房产的事情被相继揭发了出来。

之后,外汇自由化导致了乌兹别克斯坦货币苏姆的迅速贬值(最近两年降到了一半以下),从而加速了通货膨胀。

预计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将超过15%,并且因为大规模财政支出而导致财政赤字加剧(预计占19年度预算中占GDP1.8%),此后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只得到了8亿美元的贷款以用来弥补赤字。

尽管米尔济约耶夫总统当初批判了卡里莫夫时代对外国贷款的过于依赖,并表示希望得到直接投资而不是贷款,但乌兹别克斯坦的市场是有局限性的,没有多少获得直接投资的机会。

目前,中国对乌的贷款激增,已经达到了21亿美元(也就是政府债务;日本的贷款也达到了15亿美元),但现在中国正面临经济放缓的趋势。曾经承诺要修建的连接东西的新铁路也尚未投入实施。

在这种情况下,日对乌的出口信用以及日元贷款可谓是雪中送炭。

 

加入世贸、还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经济共同体

在日本常常不被理解,所谓的外交,并不是招待远方的客人再送他回去这么简单的事情。

对日本与乌兹别克斯坦举行两国首脑会谈一事,周边及相关国家会如何看待,最后这些国家能够怎样重新认识两国的关系,这其实是一种心理平衡的游戏。

乌兹别克斯坦正处于外交的十字路口。 要么优先考虑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要么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欧盟的俄罗斯版,但目前加盟国只有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与欧盟相比,欧亚经济联盟没有实体,属于关税同盟(还有石油等种类特殊的东西)的一个细小分支,俄罗斯一直期望着苏联能够复活,所以在过去一年中,明里暗里一直对乌兹别克斯坦施加着各种压力。

加之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太看好世贸组织且抱有敌意,因此,世贸组织一直处于濒危状态。即使想要加入的话,也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进行谈判。

这样的话,要是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话,只需分别建立两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就可以了,但这会被其他国家认为是一种加入俄罗斯阵营的行为,因此也并非最佳的方案。

话虽如此,就算下定决心加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本的进口也并不一定会有显著增加(乌兹别克斯坦希望增加干果、马肉等农产品的出口。应当帮助他们生产能通过日本检疫标准的产品),乌兹别克斯坦也不准备实行TPP的自由化政策。

 

使中亚成为第二个东盟

另外,日本能够发挥自身作用就是在其参加中亚峰会的时候。

在中亚建立一个像东盟那样的松散的地域性机构的想法在很早以前就有了。早在2004年,日本在西方国家中率先建立了中亚+日本的会议形式,积极参与相关活动。至今已经举行了七次外交部长会议。

但是俄罗斯并不希望看到中亚国家加强团结。所以在2004年强行加入了之前一直存在的中亚合作组织,并废除了仅有中亚各国首脑参加的峰会。

2018年,米尔济约耶夫在推进与周边各国改善关系的过程中,率先发起召开了首脑峰会。这是其新政权作为外交政策的一大亮点。

首脑峰会于20183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米尔济约耶夫有幸邀请到了比其年长的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而今年的首脑峰会是于1029日在塔什干举行的。

 

 

东盟在成立之初,其力量也是很薄弱的,但如今它作为一种用于抵挡来自美国、中国、日本等国压力的斗笠,发挥重要作用。中亚各国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后应该会在每个常设领域来开设合作委员会。

对于日本而言,成立这样的委员会,作为跨越中亚全境的经济合作的对象是非常有利的。

建立一个像东盟那样的组织吧?这是日本官方以及民间已经说了20年之多的事了,前面提到的中亚+日本也是为此建立起来的。这次与总统同行的上院第一副议长萨法耶夫,是2003年做为外交部长访日时期,最初参与了这个中亚+日本的人。

中亚就相当于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后院一般的存在。俄罗斯正忙于重新建立其在中亚的影响力。

但由于俄罗斯对乌缺乏经济上的吸引力,中国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利用对乌贷款扩大了其影响范围。

这样一来,日本的出现对会让俄罗斯和中国多少会感到一些火药味。从日本的立场来看,日本与中亚国家建立紧密联系可以使日本相对于俄罗斯和中国来说占有一点优势。

综上所述,可以说帮助中亚独立也会使日本受益。并且两国的利益是共同的。

并且日本对中亚国家推动现代化也起到了帮助。 日本和美国等欧洲国家一样,并不急于推动民主。在我看来,在发展经济和提高中产阶级的权利意识之下,再来推动民主化会比较好。

因此,中亚国家可以放心地将留学生送到日本,目前在日本的大学里有超过1000多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留学生。

在日本,虽然父权制已经成为过去,但权威主义仍还有所残留。这些留学生大多会在无形中吸收到日本的民主主义,然后回到自己的国家。

乌兹别克斯坦人一般对日本的印象是日本人尊敬年长者,认为他们即使在父权社会下也能实现经济发展,并且深信日本能带来希望。所以能从留学生那里听到对日本的真实印象是很有用的。虽然这么说带有一些主观色彩,但日本确实为乌兹别克斯坦的社会现代化做出了贡献。

在经济关系中能做些什么?有必要这么做吗?

乌兹别克斯坦在独立后不久,就得到了日本的大量日元贷款。卡里莫夫总统将这些长期低息的借款大多都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

借助国际协力银行JBIC(日本对外实施政府开发援助的主要执行机构之一)对乌的日元贷款和出口信贷,陆续建造了炼油厂,火力发电厂,铁路车辆维修厂等,而美国和日本共同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提供的贷款也几乎与日本的官方援助贷款相同,乌将其主要用在了道路建设上。

还有一大亮点就是,乌兹别克斯坦利用日元贷款在南部山区新建的干线铁路,成为了连接阿富汗和欧洲的唯一铁路,有时还被用作于运送美军补给物资的(但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提供的贷款)。这样一来,乌兹别克斯坦就得到了一大笔运费。

目前,日本对乌的日元贷款也发挥着很大作用。

以前,日本人战争拘留者(一些战后被苏联非法拘留的日本人被送到中亚而非西伯利亚)对灌溉运河所作的修复,以及为了除去每年田地中的盐分冲洗后因淤泥而堵塞的排水管、排水沟,而大量供应的压缩机和挖掘机,都在当时起了显著的作用和效果。

这会使许多被盐分覆盖的田地复活,也可以有效利用水资源吧。

但在后来,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乌兹别克斯坦,开始寻求直接投资。也就是说,想让外国企业来建厂,然后引进他们的技术,并对工人进行培训,教他们先进的经营方法,而且这样的直接投资是不用偿还的。

但是,对于市场的需求来说,3200万的人口和500亿美元的GDP是远远不够的。即使建立了工厂,运输零件和机械以及出口产品要面临跨越边境的运费问题,这将是一笔很大的费用。

但在当时那样的的条件下,也很难获得直接投资。而且在卡里莫夫的时代,别说外汇了,一些外国企业连基本利益的汇款都很难进行。而且对于政府以计划经济为由而进行的严加管束,在美欧企业中尽是谩骂之声。

即便如此,但只要确保乌兹别克政府的后盾,直接投资也是可以实现的。就像前文提到过的日本五十铃的例子。在邻国塔吉克斯坦,日本的中药制造企业也成功地进行了甘草的栽培。

此后,乌兹别克斯坦开放了外汇兑换政策,这使外国公司能够顺利地进行资金流动。日本香烟自进入乌市场以来,多年来已经占据了13%的市场份额。

如果我有一笔资金的话,我想做的就是用乌兹别克斯坦盛产的桑叶或蚕来生产高附加值的药物。这种药品可以通过飞机运出去。还有一个前提就是,绝对不会造成污染环境,然后利用夏天强烈的阳光来制造氢,最后将其液态化输出,并且冬天也可以这么做。

还有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充分利用乌兹别克斯坦的IT工程师。最近开设了许多教工程师学习日语的学校,以帮助工程师在日就职。并且乌兹别克斯坦人通常具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也可以与周围人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

 

历史探访及其文化魅力

乌兹别克斯坦周边有着悠久的历史。

在进行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如果去探访撒马尔罕、布哈拉、希瓦等古都,以及散布在通往土库曼斯坦的沙漠中的古代绿洲遗迹的古城等,就会发现欧亚大陆并不是被中国、俄罗斯、印度、中东、欧洲所分割,而是通过东方国家连接在了一起。

阿契美尼德王朝是波斯建立的国家政权机构,可能是后来秦始皇引入的,而印度的莫卧儿王朝是由从乌兹别克斯坦南下的王子巴布尔建立的。

 

 

乌兹别克的太阳在澄澈的空气中描绘了现代的蓝图,它有着绚丽的色彩。那里是世界闻名乐器的发源地,其设计精确而新颖,使用传统乐器演奏出的音乐,有着和西欧古典音乐不同的乐理,

所以说,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值得被重视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