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解读】伊藤诗织“胜诉” 为何如此惊动世界?
发布时间:2020-01-01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东洋经济

作者:Régis Arnaud

翻译:郭紫薇

校译:曹珺红

 

1218日,东京地方法院前宣布胜诉的伊藤诗织(摄影:Jae C. Hong/美国联合通讯社 Photo

 

一位年轻、聪明的女记者控诉自己遭受了性暴力,她因此成为如今日本最有名、最勇敢、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距2015413日,也就是伊藤诗织被原TBS记者山口敬之强暴的那一晚已经过去了4年。

1218日,东京地方法院就山口强制伊藤与其发生性行为,伊藤向山口要求损害赔偿所提起的诉讼做出了判决,最终判决山口赔偿伊藤330万日元(约21万元人民币)赔偿金。据此,经过4年的斗争,伊藤终于取得了胜利。法官认为,事件中提到的性行为并未征得伊藤的同意,伊藤本人也不存在做伪证的动机。

更重要的是,法官认为伊藤是为“公共利益”而战,同时,指出山口的证言存在前后不一致的问题,驳回了山口提出的名誉损害诉讼。

 

01 举证责任在受害者

在宣读这一判决时,伊藤就身处法庭之上,直面加害者山口。

对伊藤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结果。然而,对她来说,这也仅仅只是个开始。判决下达的第二天,伊藤和山口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仅相隔一个小时分别举行了记者会。伊藤参加了山口的记者会,亲自听取了山口的说辞。之后伊藤在自己的记者会上,公布了其对山口的新见解(山口没有出席伊藤的记者会)。

这四年,对于一位年轻女性来说无疑是残酷的。遭受了性暴力后,她在高轮警察局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放弃吧”。警察认为,如果她坚持报案,以后或许会失去家人、朋友以及同事,甚至牺牲自己的职业生涯。她和大多数女性一样,被劝说:“你要忍耐。”

性侵案件的申诉举证非常困难,在绝大多数法律诉讼中都很难获得积极的结果。从世界标准来看,在日本申诉尤其困难。原检察官田中嘉寿子说,去警察局报案的性暴力受害者仅占受害者总人数的4%

曾在日本工作过的法国男性警官说道:“日本的基本问题在于,警察首先会不约而同地怀疑受害者的说辞。举证的责任会落在受害者身上。而法国的情况则不同,警方会在信任受害者的基础上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但是,伊藤说服了高轮警察局的男性警察,提出自己可以放弃,但警方必须接手调查该案的全貌。因此,警方做了彻底的调查。调查结束后警方得出的结论是,山口应该被逮捕。

但这些努力,都被与官房长官菅义伟关系密切的时任警察局刑事部长中村格阻止了。中村决定不下达对山口的逮捕令。这一决定并无先例。唯一能想到的解释是,他们想让山口逃脱日本司法的制裁。

之后,检察厅以证据不充分为由撤销了对山口准强奸嫌疑的起诉。但伊藤并没有放弃,依旧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自那之后过了4年——。

 

02 日本对性犯罪的认识很落后

伊藤本次胜诉,不仅在日本,甚至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也有人认为这将成为日本改变性犯罪意识的第一步。但是,和其它发达国家相比,日本还没有将性犯罪看作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就连容易成为受害者的女性,对这一问题也存在认识上的不足。

其实,我近几年与日本女性闲聊时,意识到她们非常不重视这个问题。即使提到伊藤的名字,大多数人也无法与伊藤所进行的斗争产生共鸣。她们都认为,年轻的女性不该深夜与年长的男性待在一起,正是因为伊藤的这种态度才致使其陷入了危险。

日本女性杂志甚至不提伊藤的名字。虽然本次的判决结果在日本被大范围报道,但那多半是由于伊藤在国外很有名,已经到了不能无视的地步了吧。

其实,即便本次完美地胜诉之后,伊藤也仿佛被日本流放了一般,她经手的工作,几乎都是面向国外的,她在调查国外的女性问题上花费了很多时间。

据我所知,伊藤也没能从日本女性政治家那里得到很大的支持。伊藤的斗争明明和所有日本女性有关,然而判决下达的当晚,和我参加了同一场集会的女政治家,却只有从属于立宪民主党,身为参议院议员的田岛麻衣子一人。

伊藤的成功,给所有遭受过性侵害和性骚扰的日本人带来了勇气。在伊藤的这场战斗中,最重要的是她转变了对“羞耻”的看法,她认为该感到羞耻的,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

 

03 为何能得到世界的关注

伊藤的案件能引起世界关注,是因为她的起诉内容是难以撼动的事实。过去的两年间,伊藤供述那一晚发生的事情时,总具有一惯性。虽然山口的辩护团一直想将伊藤形容成一个说谎且情绪不稳定的女人,但是却没能在伊藤的口供中找出重大的缺陷。

还有很多愿意为当晚案件提供证言、支持伊藤的证人。其中包括事件发生的酒店服务员。这位服务员明知作证会对其工作和评价产生影响,却仍愿意出面作证,陈述自己的所见所闻,是他主动联系了伊藤的辩护团。

伊藤的斗争能获得世界注目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她是想要通过自身的遭遇,来促进改善日本性犯罪的相关法律和社会现状,这一点获得了法院的认同伊藤一直在呐喊:“为了今后不让任何人成为(性犯罪的)受害者、加害者和旁观者,我们必须不断思考。”

并且伊藤表示,性暴力问题可以采取集体讨论的方式来解决。她所期望的,不是两性中的某一方去责备另一方,而是牵扯到所有人的集中讨论。伊藤说她其实并不怨恨山口。她并不想复仇,只是想追求正义。

这种态度对改善日本性暴力的应对策略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日本的刑事制度非常重视自供,不当的有罪判决需要承担很大的成本。

日本的确存在轻视性犯罪的问题。在法国,2017年收到了16400件强暴的受害申报。而根据日本警视厅的犯罪统计,同年日本收到的性犯罪事件的申报仅为1109件。不可能真的有人相信,日本发生的强暴案件数仅为法国的十五分之一。

 

04 能否将性暴力看做“自己的事”?

45名志愿者组成的24小时全年无休的性暴力援助热线“NaNaNot alone, Not afraid,即:你不是一个人,大胆联系我们)”一个月收到的求助约在500件以上。

经营这一热线的性暴力援助中心的东京董事平川和子主张:“相关法律应该取消性暴力案件的10年公诉时效,特别是对于未成年人,因为有时他们甚至需要几十年时间才有勇气站上法庭。”

平川还说道:“日本的刑法应该将未征得对方同意的性行为,即未同意性行为也纳入处罚对象,并且强暴事件中的当事人存在上下级关系的话,更应该严惩才对。”

于年末下达的这一判决,毫无疑问将成为日本性犯罪的一个标志性判决。但是日本社会的现状,只有日本人通过认真思考,并将这些事件看做“自己的事”来共同探讨才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