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视角

【视角】对中国城市的年轻人而言,日本正在失去吸引力?
发布时间:2019-12-26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GLOBE

译者:李盼婷

校对:杨晓钟

     

图为大学生团体“芝园媒介项目”在芝园小区内主办的太极拳体验活动。20186月、埼玉县川口市、大岛隆 摄

 

我住在埼玉县川口市的一个大型小区——芝园小区,那里一半的居民都是外国人。住在这里的中国人大都是在日本担任IT工程师的年轻人。可是,最近,我听说来自中国大城市的年轻人不断减少,试着询问了一下缘由……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描述了受住在同一小区的朋友邀请,我参加了中国IT工程师们的职工旅行。

我的这位朋友叫王世恒,他最初也是以IT工程师的身份来日本工作的,后来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公司,专门为客户派遣工程师。

小王说他的工作太多了,总感觉我们每次见面他都很忙。一起吃饭的时候视线也不离开手机,一有消息从来都是秒回。

公司的业务量激增,但人员招聘却不容易。小王公司的销售代表说:“工作量大的时候,有时职工一经录用当天就得带去客户的公司”。
 
有一天,我和小王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讲到的一件事情引起了我的兴趣。

“中国城市的年轻人都不再来日本工作了”。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是因为中国大城市和日本的工资差距不断缩小,赴日工作的魅力已不复存在了。

     

图为芝园小区

 

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在纳闷:果真如此吗?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芝园小区几乎是中国年轻人的“天下”,很少能见到日本的年轻人。

20世纪90年代开始,芝园小区的外国居民就不断增加。直到2015年秋天,芝园小区所在的埼玉县川口市芝园町的日本居民和外国居民的人数发生了逆转。由于芝园小区的人口数占到芝园町总人口的一大半,可以说该小区居民构成的变化就是芝园町人口构成变化的缩影。

     

 

尽管芝园小区的中国居民人数还在增加,但我也从别的小区居民那里听到过“中国城市的年轻人不再来日本工作”这种和小王一样的话。而且,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和中日工资差距缩小的现状,其中也不乏一些在日本工作并育有孩子的中国家庭决定回国发展

     

图为在芝园小区内的商业街广场前玩耍的一对中国父子

 

确实如此,小区里很少能看到来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中国居民。在小区的日语培训班上课的大都是来自东北三省的IT工程师们,其中以沈阳、大连和哈尔滨人居多

我也见过几个来自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人,但他们来日本工作是因为被日本这个国家自身的魅力吸引,而不仅仅是因为工资高

就拿我在日语培训班认识的罗仲寅来说吧。他以前在上海工作的公司和日本的公司有业务往来,通过那个时候的接触渐渐对日本产生了好感。小罗说:“上海的工资和日本差不多。上海的房租比较贵,但是日本的伙食费花销大”。

还有一位来自重庆的IT工程师,也是在日语培训班认识的,他自称是“中国式宅男”。聊到赴日工作的原因,他说:“我喜欢日本动漫,来日本是我的梦想”。

■日本对中国“技人国”工作签证的签发量增速放缓

中国的IT工程师们大都是理工科出身,在国内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后,以“技术人文知识国际业务”这种工作签证的身份来到日本。以前,工作签证分为“技术”和“人文知识国际业务”两种类型,但从2015年开始合二为一,将它们的首字母缩写后简称为“技人国”。

在搬到芝园小区之前,我一直很困惑:小区里的中国人这么多,他们都是以什么身份留在日本的呢?因为我总觉得取得日本的工作签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小王告诉我:“日本的签证并没有那么难办,因为日本的IT行业正是缺人之际”。我问其他中国的IT工程师们,他们也异口同声地说:“日本的签证一点也不难办”。

从日本政府的统计数据来看,持“技人国”这种工作签证留在日本的外国人数足以印证小王的话。

赴日中国人数的增速不断放缓,而其他国家人数却在持续增加。

截至2018年,在日中国人约有8万人,是在日外国人中人数最多的。但较5年前只增加了1.5倍。这一增长率在持“技人国”这类工作签证而留日的外国人数量排名的前1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三,仅次于英美两国。与持“技人国”工作签证的所有外国人相比,赴日中国人的增速在不断放缓。

     

 

与此相反,赴日工作的越南工程师的人数却增长显著。

持“技人国”工作签证在日的越南人数仅次于排名第1的中国,较5年前竟增长了有6倍之多。从每年的签证签发量来看,受20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日本对中国的签发数量大幅减少。危机过后,赴日中国人数虽有增加,但越南人的增速明显超过中国。照这种速度发展下去,日本对越南的签证签发量超过中国是迟早的事。

     

 

这个结果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的工资结构始终保持在较低水平。

最初,中国的IT工程师之所以赴日工作是因为日本本土劳动力不足。然而,中国IT工程师的赴日人数并没有保持较高势头的增长,越南人反而迎头赶上。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就类似于技能实习生的变化情况,中国实习生积极赴日的“时代”即将过去,越南实习生正在后来者居上。

     

图为201910月在芝园小区进行的防灾培训,中国居民也参与其中.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连芝园小区也会面临中国居民减少、越南居民增加的状况。但是,如果越南经济发展并且工资上涨的话,对越南人而言,日本也将不再具有吸引力。日本继续把目标转向别的工资水平低的国家…如此循环往复,日本终将陷入被动局面。

此前,日本一直从“是否应该接纳外国人”的角度来看待外国劳工问题,现在终于意识到"外国劳工会不会不来"!

问题在于日本人能否跨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真正接纳外国人,为他们提供轻松的工作环境和生活保障。还有工资问题等等,日本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