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传播

【国际传播】西方主流媒体缘何遭遇信任危机
发布时间:2019-11-20     作者:   分享到:

【国际传播】西方主流媒体缘何遭遇信任危机

 

作者:厉文芳(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本文已在《传媒》20192月下第4期刊发

 

在西方民众的眼中,媒体曾经是公民与民主的守护者,是值得信赖的第四权力,代表民众监督政府、国会和司法部门,长期以来享受着广大民众的高度信任。而如今,西方主流新闻界不仅面临产业困境,与民众之间的信任关系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2018年路透社同牛津大学联合对全球五大洲近四十个国家进行调查后发现,民众对新闻的平均信任度仅为44%1蒙茅斯大学在20183月的一个调查中发现有77%的美国民众认为主流媒体会报道假新闻,更有31%的受访者认为假新闻的报道已经成为一种常规。盖洛普--奈特基金会一项纵向调查显示,民众对媒体的整体信任度已经从1997年的53%下降到了2016年的32%,下降了20多个百分点,也意味着由大多数信任转变为大多数不信任。2西方民众对媒体的信任为何滑落?西方主流媒体面临如此孤立和尴尬的境地,究竟原因是什么?本文将对这一局面背后的成因一探究竟。

 

新闻生态系统的演变

曾经,西方媒体的主要格局是由少数几家国家电视新闻网络、地方电视新闻以及各大报纸组成。相对单纯的业界环境使得记者的报道风格较为统一,大部分记者都致力于新闻的“客观性”。但是过去几十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媒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闻生态系统由过去的传统媒体为核心发展成为了现在的由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平台媒体以及自媒体等构成的庞大网络。媒体多样化给民众带来了更多的选择,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众多的“民间记者”加入到新闻报道和信息的传播中来,这些非专业人士虽然带来了新的视角和观点,但却不了解也不会遵守新闻行业的规范与标准。

弗吉尼亚州哈里森堡詹姆斯麦迪逊大学政治学教授大卫·琼斯(David Jones)认为,互联网的兴起带来了大量新的新闻来源,但有些并不可靠。当民众接触到这些不可靠的信息时会觉的“所有媒体都不值得信任”。3面对互联网带来的消息来源的激增以及鱼龙混杂的现状,民众开始烦恼如何识别可靠的新闻。由奈特基金会委托进行的2018年盖洛普调查发现,58%的成年美国人表示,可用信息的增加使他们更难获取真实信息。调查还发现,只有41%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有能力驾驭复杂的新闻环境,从众多的选择中辨识出真正可靠的消息。4

对此,奈特基金会社区和影响力副总裁山姆·吉尔(Sam Gill)指出,“我们民主隐含的核心原则是,获得的信息越多,我们就越有可能获得真相,做出更好的决定。而在我们拥有前所未有的大量信息的时候却发现现在比过去更难获得信息。我想我们应该停下来。”5

 

美国大选与英国公投的影响

西方媒体同民众之间信任关系的破裂并非一朝一夕之间形成。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期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主流媒体为了配合政府宣传,推出大量粉饰性的报道,来掩盖入侵的事实,为政府摇旗呐喊。之后2008年的金融危机爆发引发了一场媒体信任的“海啸”。许多评论家质疑金融记者未能尽到自己的监督职责将金融业的违法行为公之于众,又未能警示民众这场危机的到来。爱德曼先生认为,美国2016年大选和英国脱欧两个政治事件所引起的媒体信任危机堪比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二和第三次媒体信任“海啸”。6这两次事件让西方主流媒体的民众信任度降到了二战以来的历史新低。

 

1. 美国2016年大选

盖洛普调查显示,美国民众对媒体的信任度在2016年跌到了32%,这一历史最低点与同年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有着莫大的关系。7这次大选被认为是主流媒体同特朗普之间的一次较量,并以媒体的完败告终。新闻界在事后将过错归咎于民众的媒介素养和社交媒体对谣言的传播,却没有意识自身的问题:媒体精英们所代表的早已不是普罗大众,他们已经与基层民众渐行渐远。

在这次大选中,主流媒体记者大部分端坐在“象牙塔”中对竞选策略和结果进行各种报道与猜测,越来越少的花费精力去关注底层民众关心的候选人议题及他们的政策立场,也极少有记者“走出华盛顿,走出纽约,走下竞选巴士,走出辩论厅”,去关注那些来自中部和南部、来自工业没落地区的贫困和未受过教育的人群,倾听他们的失望和疾苦。8路透社研究所的拉斯穆斯(Rasmus Kleis Nielsen)博士说,“危险的是,有影响力的和上层阶级认为新闻业太过小报和民粹主义,而工薪阶层的人认为它很少关注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 没有人会感到幸福。”9

主流媒体被大量的对底层民众的生存状况既不了解、也不感兴趣的精英所把持,民众对无法为自己发声的媒体逐渐丧失兴趣和信心,远离主流新闻界,转而去支持一些民粹运动和另类媒体和政客,以寻求自身利益的表达。这次美国大选中特朗普最终能问鼎白宫,原因之一便是在中下层民众中拥有的高支持率。在英国,同样是这样一些被主流媒体忽视的底层民众把激进左翼候选人科尔宾推上了工党领袖的位置。近些年来网络上的替代媒体(alternative media),像美国的右翼媒体网站BreitbartInfoWars,以及英国的左翼媒体网站CanaryEvolve Politics,也是因为迎合了那些被主流媒体排除在外的群体的利益,才得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

媒体精英们不仅漠视和忽略基层民众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和经济困境,对社会大众的政治表达和运动进行报道时往往会采取讽刺和蔑视的态度。“媒体精英与社会基层在传统上的‘代表/信任关系’正在转变为‘蔑视/对抗关系’。”10当主流媒体的报道同民众舆论、社会情绪渐行渐远,其公信力的下降也就成为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了。

主流媒体的失误不仅表现在与基层民众的脱节上,大选期间的新闻生产也出现多个环节的失误。长期以来,美国主流媒体对大选的报道形成了“赛马新闻”的报道框架,将大选当成一场跑马比赛进行报道,把主要的精力花费在报道候选人之间的名次竞争以及竞选策略上,对民众比较关心的候选人在议题与政策上的立场报道很少。据统计,2016年,三家主要的电视网对大选议题的报道合起来共36分钟,而在2008年的大选中这一数据是3小时40分钟。对于媒体来说,这一届大选“没有贸易,没有医疗保健,没有气候变化,没有毒品,没有贫困,没有枪支,没有基础设施,没有赤字。 即便是涉及到这些问题,也只是在候选人的纲领中顺带提到,而不会是电视台的主动讨论”。11

此外,记者为了阅读量、点击率以及流量,更倾向于关注能吸引观众和读者的眼球的名流新闻、负面新闻。因此,虽然主流媒体不喜欢特朗普,却给了他最大量的曝光率,对他的报道数量甚至远远多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桑德斯。后者作为一名左翼进步人士,试图将贫困问题和再分配问题带入到大选讨论之中,却因制造话题的能力远逊于政治明星特朗普,而被极大忽视。廷德尔媒体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总共1000分钟的全国电视新闻大选报道中,特朗普共获得了327分钟的曝光,而桑德斯仅有20分钟,还不到特朗普的1/1612媒体的这种偏好不仅帮特朗普节省了大量广告费,更是间接帮助他问鼎白宫。长期以来新闻媒体对大选报道的策略性失误让民众对主流媒体的抱怨与不满逐渐积聚,信任也逐渐流失。

特朗普在大选期间对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地攻击也使媒体的公信力大幅下降。特朗普对媒体的指责成为他竞选期间的主要发言内容之一,据CNN 的一项统计,他在竞选期间公开发言中频繁使用“假”字来指责媒体,像“假新闻”、“假故事”、“假媒体”、“假民意”,前后共计四百多次。13他还在公开发言中称媒体为“人民的敌人”,并对包括《华盛顿邮报》、《赫芬顿邮报》和Buzzfeed在内的一些主要新闻媒体实施临时禁令。这不仅广泛的打击了普通民众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度,更是对支持他的选民以及共和党人对媒体的态度有着主导性的影响。2017年波因特媒体信任调查(Poynter Media Trust Survey)发现近三分之二的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倾向于相信媒体编造了关于特朗普的故事,认为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让政治领导人无法做好自己的工作”,并支持限制媒体自由。14根据爱德曼的年度信任调查报告,21%的特朗普选民表示他们在大选前信任媒体。选举结束后,这一数字进一步下降,仅为15%。 换句话说,85%的特朗普支持者在选后不信任媒体。15


2.
英国脱欧运动

无论在哪个时代,记者都应致力于区分谎言与事实,向大众提供尽可能客观全面信息,并且尽可能接近事实真相。但是在英国脱欧运动中,英国新闻界远远背离了记者的职业准则,成为了脱欧势力宣传的阵地。以报界传媒为例,英国的几大主流报纸都有着鲜明的政治立场。其发行量最大的两家报纸《太阳报》和《每日邮报》历来旗帜鲜明的反欧疑欧,在有关欧盟事务的报道上极尽嘲弄与污蔑之能事,将前欧盟委员会主席称为“法国傻瓜”,将欧盟宪法草案描述为“暴政蓝图”,并警告英国民众德国正在将欧洲变为“第四帝国”。第四和第六大畅销报纸《每日电讯》和《每日快报》也致力于每日推出欧盟负面新闻和宣传脱欧。

右翼媒体为了争取民众支持脱欧,向民众提供片面的、偏颇的信息。早在脱欧之前,就有大量的经济学家、分析师以及其他专业预测人员警告选民脱欧会给英国未来的经济带来长期的损害,但这一有价值的信息被媒体选择性地忽略了,呈现在民众面前的是大量的有关难民以及欧盟给英国经济带来的伤害的新闻。一些媒体为达目的不惜背弃行业规则,利用假新闻误导民众。公投之前,《太阳报》在头版刊登了一则基于匿名消息来源题为“女王支持脱欧”的新闻,遭到白金汉宫投诉后,英国新闻监督机构IPSO判断标题是“明显误导”,同文本不符。 615日,《每日邮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们来自欧洲,让我们进去”的头版报道,配图中移民正在走出英国的一辆卡车。 然而,警方镜头清楚地显示移民说他们来自伊拉克和科威特。事后报纸虽然都在内页上发表了小修正,但虚假故事已经深深植根于读者的集体意识中。

在如此的新闻环境下,英国民众无从获取正确而又全面的欧盟信息,表现出了对欧盟可笑的无知。脱欧公投结束后的第二天英国人在谷歌上搜索最多的两个问题是“离开欧盟意味着什么”和“欧盟是什么”。实际上,许多英国记者也对欧盟的运作表现出无知。201110月,《每日邮报》刊登了一则报道“欧盟官僚们如何禁止8岁以下儿童吹爆气球,因为他们可能会伤害自己”。这篇文章是典型的关于欧盟的不负责任的英国报道。欧盟法律是由欧盟委员会提出,欧盟议会和欧盟理事会通过的,“官僚”不制定法律。 所以根本没有“禁令”--委员会只是建议八岁以下的儿童在吹气球的时候由成年人陪同,以防他们窒息。这种报道的出现要么是因为记者根本不了解欧盟的决策机制,要么是故意裁剪新闻事实,通过偷工减料来激起英国民众对欧盟的不满。16

当然,并不是所有英国媒体都如此立场鲜明的支持脱欧。《卫报》和《每日镜报》的立场相对温和。而BBC作为一家国家广播电视公司,在脱欧报道中保持了相对平衡的立场。但即便如此,BBC的公信力也在此次公投中损失颇多。主张留欧的人指责BBC追求“不加考虑的平衡'并且未能揭露脱欧派的夸张和扭曲。右翼新闻和网站则批评BBC的亲欧立场。17

在这场脱欧运动中,记者和媒体本应做的是从民众利益出发,向民众提供全面而又客观的信息,以辅助他们在这场事关国家命运与前途以及每一个英国人利益的公投中明智而自由的做出选择。恰恰相反,民众看到的是一个为了报纸背后的金主、为了党派利益而歪曲事实、隐藏真相、大肆宣传的媒体。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府学院经济政策教授西蒙·雷恩·刘易斯(Simon Wren-Lewis)认为媒体的失职导致过去两年里英国的选民犯了两次重大的错误。18其结果就是民众对英国新闻机构的信任度从2015年本就很低的36%下滑到了2017年的24%19

 

媒体极化与政治偏见

美国人对媒体的信任向来同他们对媒体客观性的信念紧密联系在一起。”弗吉尼亚理工大学通信教授吉姆·凯珀斯(Jim Kuypers)在接受《基督科学箴言报》的采访时说,“所以,当媒体上的党派偏见越来越严重,客观性的原则被抛弃,相应的信任也就被打破。其结果就是人们对媒体的评价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从主流新闻转移到替代媒体的怀抱中。”吉姆博士还表示,近年来媒体之间的党派偏见已经变得愈加明显,一些记者更是高调的表现出政治偏见。他引用了记者凯蒂·库里克(Katie Couric)和吉姆·鲁腾伯格(Jim Rutenberg)的例子,凯蒂·库里克因为在纪录片《枪口下》中误导性的剪辑正面临诽谤诉讼;而《纽约时报》的吉姆·鲁腾伯格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声称对特朗普采取和其他候选人不同的报道方式是“不可避免的”。20

这种政治偏见在大选期间主流媒体的报道中尤其明显。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希拉里,其中CNN不仅在其社论里体现对希拉里的支持,更是在由其主办的电视辩论之前向希拉里竞选团队透露将要提的问题,《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将自己的观点揉合到各类消息和专题报道中。事实上,选举期间的民意调查发现,大多数公众都认为媒体的报道对特朗普有偏见,甚至民主党人都这么认为。21当然,特朗普并非孤家寡人,在他背后的是自1996107日首次播出以来稳步成长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在大选中,福克斯新闻模糊事实和观点,毫不掩饰其亲共和党,亲特朗普的立场。

这次大选就像一个显微镜,把美国媒体在政治上的两极分化放大并呈现在公众面前。2017年路透数字新闻报告显示,在美国,《纽约时报》在线新闻的读者有49%偏左,偏右读者仅占7%;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福克斯新闻的在线读者中偏右翼读者占48%,左翼读者仅有9%。英国也呈现出类似的两极分化状况,《卫报》的读者中以左派为主,占43%;而《邮报》则是右翼读者偏多,占30%。该报告还对被调查的三十多个国家进行了极化评分,发现媒体极化评分最高的是美国,高达5.93分,意味着其在线新闻品牌的政治分化最为严重,紧随其后的是意大利、西班牙和波兰,分数分别为4.063.763.6522

2018年路透数字新闻报告对该问题继续追踪后发现,在美国大选之后,支持《华盛顿邮报》及《纽约时报》的左派人士对媒体的信任度几乎三倍于右翼人士,这些右翼人士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步加深。可见,民众对媒体的信任度同他们所接收感知到的政治偏见息息相关。在极化的媒体环境里,人们会聚集到同他们信仰相符的媒体周围,只相信该媒体,逐渐忽略摈弃其他媒体。该报告还指出,越是媒体极化现象严重的国家里,其民众因为担心政治对新闻的不当干扰而信心越低。当被问到对网络新闻真实性的看法时,85%的巴西受访者、69%的西班牙受访者以及64%的美国受访者表示出担忧和没有信心。这一数据同这几个国家媒体和政治极化现象严重以及之前国内选举中政治的不良影响存在紧密联系。23

 

社交媒体假新闻泛滥

在传统媒体进入信任寒冬的同时,民众对社交媒体的信任状况同样不乐观。爱德曼2018信任调查报告表明,在被调查的28个国家里,有21个对平台的信任度有所降低。

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不信任首先来源于平台上虚假新闻的泛滥。纽约大学和斯坦福大学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社交媒体将其40%的访问量导向了65个虚假新闻网站,仅有10%的访问量导向了690个最好的新闻网站。这说明,社交媒体在传播虚假新闻方面的作用要远大于其传播真实新闻。另一项研究表明,脸书是虚假新闻传播的主要渠道。普林斯顿大学的安德鲁·盖斯(Andrew Guess),达特茅斯大学的布兰登·尼汉(Brendan Nyhan)以及埃克塞特大学的杰森·雷弗勒(Jason Reifler)发现,使用脸书的人越多,他们消费的假新闻就越多。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以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平台上虚假消息的泛滥让人们担心假新闻成为宣传的工具,并进一步干扰大选结果。这种担心不是没有根据的。根据盖斯及其合著者的估计,超过四分之一的有投票资格的成年人在2016年竞选的最后几周访问了支持克林顿或特朗普的假新闻网站。Buzzfeed 的一项分析也表明,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排名前二十的假新闻的分享、反馈和评论量都要高于同时期排名前二十的顶级硬新闻。24

社交媒体的另一个问题是未能阻止自己平台上的不道德行为或非法行为以及各种在线欺凌问题,并且传播各种极端主义消息。另外,今年年初爆出了“剑桥分析”公司获取大量脸书用户数据用于分析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及俄罗斯通过脸书和推特等平台暗中对美国大选施加影响。这一系列事件让民众认识到这些科技巨头们缺乏监管与透明度。

    在盖洛普--奈特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报告中,调查人员研究了作为新闻生态系统一部分的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在公众对新闻的看法中所扮演的角色,发现使用社交媒体越多的群体对整个媒体的信任度越低。对新闻媒体持负面观点的最大群体1829岁的年轻人,恰恰是从社交媒体中获取新闻最多的群体。25在英国,仅有24%的人对推特、脸书以及Instagram上的新闻和消息表示出信任。26社交媒体信任度的大幅下降进一步打击了整个西方主流媒体的形象,在爱德曼本年度的信任调查中,媒体首次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信任度最低的机构。27

 

结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西方主流媒体目前所遭遇的信任寒冬是多年来各方面的积弊合力造成的。新闻生态系统的演变是一把双刃剑,在丰富了信息来源的同时,各种信息泥沙俱下,让民众变得无所适从;媒体极化与政治偏见让民众对媒体的客观性失去信心;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等政治事件像两场巨大的海啸冲向本就岌岌可危的媒体公信力;新兴的社交媒体上假新闻泛滥,更是进一步将媒体推向深渊。迪堡大学传播学教授杰夫·麦考尔(Jeff McCall认为,公民需要信息来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媒体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公民提供信息,并作为公众的代理人监督政府,一旦民众不再信任媒体,这将对民主是一个极大的伤害。28主流媒体要履行自己民主社会守护者的责任,亟需重获公众信任。要重建信任,媒体首先需要加大对事实的核查并提高新闻生产的透明度,并重塑新闻报道的客观性,力求事实与观点分开,推出更多包容性的报道来平抑党派分歧,反映不同的声音和视角,遏制媒体的政治分化,加强社交媒体的监管与自查。当然,问题的解决并非一家媒体或一个平台在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这样一个行业危机需要整合行业生态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包括传统媒体、社交平台、政府部门以及新兴技术公司等通力合作,共同面对。

 

注释:

123Nic Newman:http://media.digitalnewsreport.org/wp-content/uploads/

2018/06/digital-news-report-2018.pdf?x89475

2Geoff Ramsey:“dealing with the media trust meltdown”,https://www.

emarketer.com/content/dealing-with-the-media-trust-meltdown

3Gretel Kauffman:“Why Americans trust in the media is at an all time low”,https://www.csmonitor.com/USA/2016/0915/Why-Americans-trust-in-the-media-is-at-an-all-time-low

4https://medium.com/trust-media-and-democracy/draft-chapter-3-the-new-media-landscape-4a3e8a89b661

525Rachel Kraus: “Americans say social media is destroying the news — but nobody knows what to do about it”,https://mashable.com/2018/01/16

/knight-gallup-media-trust-democracy-study/?europe=true

6Anna Nicolaouhttps://www.ft.com/content/fa332f58-d9bf-11e6-944b

-e7eb37a6aa8e

7Art Swift:“Democrats' Confidence in Mass Media Rises Sharply From 2016”,https://news.gallup.com/poll/219824/democrats-confidence-mass

-media-rises-sharply-2016.aspx

8Kristenalexios:How the 2016 campaign changed political journalism”,https://www.poynter.org/news/how-2016-campaign-changed

-political-journalism

919Andrew Harrison: “can you trust mainstream media”,https://www.

theguardian.com/media/2017/aug/06/can-you-trust-mainstream-media

1012王维佳: 媒体建制派的失败:理解西方主流新闻界的信任危机.[J] 现代传播.2017年第5

11Nicholas Kristof: “Lessons From the Media’s Failures in Its Year With Trump”,https://www.nytimes.com/2016/12/31/opinion/sunday/lessons

-fromthe-medias-failures-in-its-year-with-trump.html

 

1320Lindsey Bever“Why Americans' trust in the media is at an all-time low”,https://www.csmonitor.com/USA/2016/0915/Why-Americans-trust-in

-the-media-is-at-an-all-time-low

14Craig Silverman“Trump is causing Democrats to trust media more, while Republicans are endorsing more extreme views, says a new study”,

https://www.poynter.org/news/trump-causing-democrats-trust-media-more-while-republicans-are-endorsing-more-extreme-views

15Mathew Ingram“Most Trump Supporters Don't Trust the Media Anymore”,

http://fortune.com/2017/02/01/trump-voters-media-trust/

16Gareth Harding“Media lies and Brexit”,https://ethical
journalismnetwork.org/resources/publications/ethics-in-the-news/media-lies-and-brexit

17Dominic Ponsford“Reuters Digital News Report reveals sharp decline in those trusting UK news media since Brexit vote”,https://www.

pressgazette.co.uk/reuters-digital-news-report-reveals-sharp-decline-in-those-trusting-uk-news-media-since-brexit-vote/

18Simon Wren-Lewis“How the media misled us over Brexit and Donald Trump”,https://www.newstatesman.com/politics/economy/2016/12/how

-media-misled-us-over-brexit-and-donald-trump

21Patrick Maines“The biggest loser in 2016? The mainstream media and journalism”,http://thehill.com/blogs/pundits-blog/media/305919-the

-biggest-loser-in-2016-the-mainstream-media-and-journalism

22Nic Newman:https://reutersinstitute.politics.ox.ac.uk/sites/default

/files/Digital%20News%20Report%202017%20web_0.pdf

24Danielle Kurtzleben“Did Fake News On Facebook Help Elect Trump? Here's What We Know”,https://www.npr.org/2018/04/11/601323233/6-facts

-we-know-about-fake-news-in-the-2016-election

26Amanda Meade“Australia's trust in media at record low as 'fake news' fears grow, survey finds”,https://www.theguardian.com/media/2018/feb

/07/australias-trust-in-media-at-record-low-as-fake-news-fears-grow-survey-finds

27Daniel Tencer“Trust In Social Media Eroding In Age Of Trump And Fake News: Survey”,https://www.huffingtonpost.ca/2018/01/25/trust-in

-social-media-souring-in-age-of-trump-and-fake-news-survey_a_23343279/?guccounter=1&guce_referrer_us=aHR0cHM6Ly93d3cuZ29vZ2xlLmNvbS5oay8&guce_referrer_cs=2zQ1GK6KHesJZ7mlygVcPA

28https://www.depauw.edu/news-media/latest-news/details/3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