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解析

【舆情解析】土耳其宣布出兵利比亚后,利比亚和平之路将何去何从(下)
发布时间:2020-02-11     作者:   分享到:

作者:刘新越

三、利比亚内战中各方立场及对土耳其出兵的反应

目前利比亚内战呈现东西对峙的局面,在201512月《利比亚政治协议》签署后组建的民族团结政府以首都的黎波里为中心,控制利比亚西部地区,是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政府”。国民代表大会和“国民军”(由哈夫塔尔将军领导,一般被媒体称为哈夫塔尔派,以下作此简称)则以图卜鲁格为中心,联手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目前哈夫塔尔派在内战中占据优势,去年4月起一度向首都的黎波里发起大规模攻势,但迄今未获成功。除了土耳其以外,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还有卡塔尔、意大利等国;而站在哈夫塔尔派背后的则主要是沙特、阿联酋和埃及。此外,俄罗斯也暗中支持哈夫塔尔派,其“瓦良格”雇佣军团长期在利比亚与哈夫塔尔派并肩作战。当然,俄罗斯官方并不承认与哈夫塔尔派存在联系。外界也有消息称法国向哈夫塔尔派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资金援助。为此,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一度明确拒绝参加在法国协调下举办的利比亚问题相关会议。美国则在利比亚内战中采取“骑墙”态度,名义上支持国际社会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同时又在去年哈夫塔尔派攻城略地之时与其暗通款曲。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如今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精力都投注于伊朗问题之上,在利比亚并无核心利益,继续干涉利比亚问题对美方聚焦在海湾地区的战略布局帮助不大。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总统特朗普个人“美国优先”“重利轻义”的外交决策风格,既然特朗普替美国卸下了许多在全球层面帮助民主国家的“道德义务”,美国干涉利比亚内战的理由也随之少了几分。

因此,土耳其出兵利比亚,首先要协调好同哈夫塔尔派支持者之间的关系,其中主要的阻力就来自沙特、埃及和俄罗斯三国。近年来,土耳其和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构成了中东地区沙特、伊朗争端之外的另一对“次要矛盾”。201810月以来,土耳其以“卡舒吉案”为筹码,通过循序渐进地一步步释放和“卡舒吉案”有关的录音和线索的方式,极力打压沙特王储的威信,处处牵制沙特下一步的行动,进而遏制了沙特在整个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尽管土、沙两国间矛盾尚未明面化,但两国彼此间都深怀戒备,两国关系中的结构性矛盾难以化解。而当前土耳其与埃及的关系则几乎处于两国关系史的最低谷。2011年阿拉伯之春蔓延至埃及后,土耳其迅速表态支持穆兄会上台,为穆尔西政府大唱赞歌,将穆尔西的上台称为“民主的胜利”。因此,穆尔西政府执政仅仅一年就被现任总统塞西推翻自然让土方大为恼火。埃尔多安曾在多个场合指责塞西“颠覆民主政府”,是“政变者”和“凶手”。塞西政府对此也作出强硬回复,称土方勾结恐怖组织,反对埃及合法政府。埃及国内甚至有说法称土耳其、卡塔尔和极端伊斯兰组织构成了中东世界“邪恶轴心”。土埃两国已经断绝了大使级外交关系,两国间说是剑拔弩张也不为过。即便没有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冲突,土沙、土埃关系中的矛盾本身也难以化解,况且沙特、埃及对土耳其采取反制措施的手段有限,无法对土耳其构成实质性威胁,限制土方可能采取的下步行动。真正能影响乃至决定土耳其是否出兵的还是俄罗斯的态度。土耳其和俄罗斯近两年来在国际事务上深度互动,借助阿斯塔纳机制在叙利亚问题上相互妥协,在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方面做出了一定贡献。在组建宪法委员会、成立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等议题上,俄、土两国尽管支持派别各有不同、立场差异显著,但最终能通过政治渠道达成令双方都基本满意的结果,可见两国外交上的默契。在利比亚问题上,俄土两国能否复制在叙利亚的合作模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2020年年初,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土耳其,除了出席俄土两国能源合作项目“土耳其溪”的开幕仪式之外,也就利比亚问题与埃尔多安总统进一步“对表”,试图商讨出两国都能接受的妥协方案。两国元首是否在私下的会谈中达成了共识,我们不得而知。但从释放的一些信号来看,双方有可能将叙利亚和利比亚问题相挂钩,达成了一些利益置换。比如在俄土双方协调下,叙利亚伊德利卜地区从112日凌晨起开始实现停火,同时,俄土两国也呼吁利比亚交战双方从12日零时起停止一切敌对行动。利民族团结政府对土俄两国总统呼吁停火表示欢迎。利“国民军”11日宣布,只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遵守停火协议,“国民军”也将自12日零时起停止在利西部的军事行动。13日,利比亚内战冲突双方领导人又在莫斯科,经俄、土两国外长的斡旋开展了间接谈判,谈判取得了很大进展,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当场签署了停火协议。尽管停火未能落实,哈夫塔尔最终也没有在停火协议上签字,但这已经是利比亚冲突双方近半年多来所有对话谈判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如果俄土两国接下来一段时间能够继续保持对话,加强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协调,或许也能如同在叙利亚那样,促进利比亚问题的政治解决。果真如此,土耳其自然也就不再有出兵利比亚的需求了。

   

利比亚国民军领袖、军事强人哈夫塔尔

 

四、利比亚局势下一步动向

目前,哈夫塔尔派在内战中占据优势地位,并于今年年初攻占重要港口城市锡尔特,这对民族团结政府是个不小的打击。但与此同时,哈夫塔尔派从去年4月以来向首都的黎波里挺进的军事行动也并非如其所料的那般顺利。民族团结政府和哈夫塔尔派在利比亚西部地区暂时处于僵持状态。在此背景下,柏林峰会的召开对缓和利比亚紧张局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来自12个国家的领导人或高官出席了这次为期一天的峰会。会议通过了一份包含55点成果的文件,重申对利比亚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和民族团结的承诺。与会各方都同意要避免干涉利比亚内政;呼吁利比亚冲突各方全面持久停止所有敌对行动,不要进行任何加剧冲突或与联合国安理会武器禁运、停火要求不符的活动;在联合国主持下设立由参会各方参与的国际跟踪委员会,委员会负责保持与会各方协调,并检查峰会成果是否得到落实。虽然柏林峰会仍然未能让冲突双方面对面地坐在谈判桌上,但峰会也确立了利比亚问题政治解决的大方向,的确是迈出了解决利比亚问题的积极一步。峰会上,各方还同意筹备建立一个包括交战各方代表在内的联合军事委员会,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和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各派5名代表参加。组建军事委员会的目标就是要为实现利比亚全面停火展开谈判。民族团结政府和哈夫塔尔派都对展开停火谈判表示支持,并于本月4日如期通过联合国斡旋在军事委员会框架下展开间接对话。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加桑·萨拉梅近日表示,停火谈判在很多重要问题上取得进展,冲突双方高级官员都认为有必要“永久或持久地”停火,以取代不确定的休战。按计划,利比亚冲突双方经济问题谈判将于216日举行,政治问题新一轮会谈将于226日在日内瓦举行。如果谈判能顺利举办,冲突双方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实现停火,那么利比亚的和平前景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然而,土耳其下一步的举动依旧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总统埃尔多安已经在国内、国际多个场合宣扬他向利比亚派兵的决心,土耳其出兵的国内法律障碍也都已解除。但截至目前,除了一支由35人组成的军事顾问团队,土方还没有派遣正规军队进入利比亚。不过英国《卫报》115日报道的一篇新闻却引起了利比亚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担忧。这篇新闻声称土耳其正暗中派遣其操纵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进入利比亚参战,新闻另详细报道了这些叙利亚武装前往利比亚的方式和数量。根据观察估计,目前已经有2000名叙利亚武装人员抵达利比亚,其中一大部分已在首都的黎波里东部驻扎,以应对哈夫塔尔派下一步可能的进攻。据称,还有多批叙利亚武装在土耳其南部接受训练。土方不采取直接军事行动,而是利用其叙利亚“代理人”干涉利比亚战局,一方面有顾及国际舆论压力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土耳其正规军和俄罗斯在利比亚的雇佣军直接发生冲突,以免损害土俄关系。但土方这种行动同时也有让利比亚内战进一步演化成代理人战争的风险,导致内战双方背后的支持者陷入恶性竞争当中。

总体来看,柏林峰会召开以后,利比亚冲突双方迎来了很长时间以来前所未有的实现停火的良机,若双方在军事委员会及接下来的谈判中相互妥协、达成共识,土耳其出兵以及利比亚内战转化成一场地区大国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自然就随之消除。但如果双方继续保持此前的敌对状态,或在外部势力煽动下率先发起挑衅性军事行动的话,在利比亚实现和平的梦想只怕依旧是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