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

【热点追踪】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被重新命名
发布时间:2020-02-06     作者:   分享到:

新闻来源:德国《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

时间:202023

译者:田惠之

校译:张世胜、柴皓月

 

摘要

让全世界陷入不安的新型冠状病毒目前被称为 “2019-nCoV”。据说,不久后该病毒可能会被重新命名,新名称将明确体现该病毒与SARS病毒的相似性。

 

MERS病毒表面结构(MERS病毒与目前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相似度很高)。病毒的外部结构对于分析其传染性至关重要。图片来源: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NIAID

 

“不久以后,您就会听到它有了一个新名字。”一位男士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他提到的“它”就是目前被称为“2019-nCoV”的病毒。“实际上,它只是SARS病毒的一个新形式,所以新名字也会明确体现这种相似性。”

 

新型冠状病毒的新名称:Sars-CoA 2019

说出上面这段话的人是一位世界顶尖的冠状病毒研究专家。他在接受采访时还向记者透露了别的信息,但却不允许记者报道出来,更不允许透露他的名字。

目前,我们还是能经常听到很多专家称该病毒为“2019-nCoV”。专家们并不是为了掩饰什么,而是为了不在其他同事之前透露信息;所以我们在此隐去这位专家的名字。不过,2019-nCoV”病毒不久后可能会得到一个新名称:Sars-CoA 2019(意即:2019SARS-辅酶A病毒),这一点可以被公之于众。

然而,几天前中国的科学家还在强调,他们对从第一批患者中分离出的病毒进行研究,从而得出结论: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和2002-2003年的SARS病原体“大不相同”。

第一批患者共有九人,几乎全部是在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被病毒感染的。该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与两类蝙蝠病毒的一致性达到了89%,但与可传染人类的Sars-CoV病毒的一致性“仅为”79%

 

来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命名委员会

所有新旧病毒的命名都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负责。其中一个工作组负责动物单链RNA病毒。该组里还有一个专门负责冠状病毒命名工作的分委员会,该委员会主席为吉森大学病毒学家约翰·齐布尔(John Ziebuhr)。他向《每日镜报》证实,新型冠状病毒即将被合规命名,只不过他并不想透露如何命名。

 

 

但他透露,他个人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极为相似:“目前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光与SARS病毒、而且与一系列跟SARS相似的病毒的亲缘关系都很紧密;它们都属于同一病毒的亚种。”当谈及中方的研究工作时,他说道:“两种病毒基因结构相差20%并不能证明什么。要确认两种病毒的亲缘关系,还应该把整个病毒属中的其他病毒种类也纳入到分析中来。”显然他已经这样完成了这项分析工作,因为他还说:“然后就能清楚地认识到,Sars-CoV病毒和2019-nCoV病毒十分相似。”

 

名称并不能说明什么:即使不叫冠状病毒也没什么

改名真的只是单纯的名称变化而已。鉴于目前爆发的疫情,医护人员需要采取哪些医疗措施?这种传染病的传染性或致命性如何?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不能从病毒的基因相似性中获知。齐布尔说道:“举个例子,灭活病毒疫苗和致病的野生型病毒有时只在少数基因结构上有所不同,但疫苗却不会引起感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把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也叫做SARS病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直到几天前,人们反对这一命名也只是因为,这样叫会引发像2002SARS蔓延时的那种恐慌。“疾病可能以更危险的变种形式卷土重来了”——这种想法可能会导致不安,造成恐慌。然而现在,疫情爆发的严峻现实以及中国采取的种种措施已经让这种反对理由没有多大意义了。

根据几位来自中国广州的流行病学家的推测,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大约为5天。由于发病速度慢,患者平均在显露初期症状3天后才会得到隔离。所以“与SARS病毒相比,2019-CoV新型冠状病毒造成大流感的可能性明显更高。”慕尼黑施瓦宾医院关于第一批德国患者的说法与此相吻合:虽然当时第一位得病的中国女性只是被感染,还未发病,但只要和她曾经在同一空间内呆过,就可能被传染。

 

之前感染过SARS病毒后被治愈的人可能会对新型冠状病毒有免疫力

新型冠状病毒与2002SARS病毒的一个明显区别可能会成为我们成功对抗新病毒的秘诀:新型冠状病毒的钉状蛋白——外壳上携带冠状病毒的厚蛋白质球——其结构的40%与其他类SARS病毒不同。它们用钉状蛋白挑选合适的宿主细胞并与其融合。钉状蛋白与人体细胞的匹配程度决定冠状病毒的传染性。

德国哥廷根市灵长类动物中心的马库斯·霍夫曼(Markus Hoffmann)推测说,正因如此,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更高。在他与来自柏林、汉诺威和莫斯科的同事一起撰写的一份至今未公开的手稿中,他这样写道: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使用相同的受体进入人体细胞。

这在医学诊疗上具有重要优势:之前感染过SARS病毒后被治愈的人,可能会对新型冠状病毒有免疫力。在霍夫曼的实验中,SARS幸存者的抗体能迅速彻底地消灭新型冠状病毒。

 

原文网址: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coronavirus-bekommt-einen-namen-so-soll-der-neue-erreger-aus-china-voraussichtlich-bald-heissen/25500392.html